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他和焦达峰、陈作新并称辛亥革命“湘省三杰”

2016-08-18 13:45:44 关键词:

  长沙湘春路原辛亥烈士祠供有焦达峰、陈作新、杨任三烈士铜像。对于焦达峰、陈作新,熟悉者较多,而今日知晓杨任其人、其事者却不多了。

  杨任名锡庶,字晋康,生于1880年,辰溪县辰阳镇柳树湾人。他家的四合院,靠近沅江,环境清幽,其家为辰溪县城殷实之户。杨任自幼聪敏好学,曾就读于大酉书院,他勤奋攻读,尊敬师长,深得山长和教习赞赏。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杨任考入沅陵省立第八联立中学,开始接受现代文化的熏陶,他看到朝廷腐败,人民遭难,因而安宁的生活骤起波澜。他中学毕业后,跟随时代潮流,东渡日本,先后在日本体育学校和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在日本两所学校里,由于他的认真,都取得较好的成绩,当时在学校里虽略显拘谨,但也展示了他的聪敏才华。

电影辛亥革命

  在军官学校里,杨任开始接触《革命军》、《猛回头》等革命书籍,又受到宋教仁的教诲启迪,眼界开阔,思想也日趋进步。他看到当时中国朝野上下涂炭民众,真是人神难容。杨任在日本经宋教仁的介绍,先后加入兴中会和同盟会,并接触了革命领航人孙中山和黄兴,成为中国最早的革命党人之一。他留学日本的目的,就是学本领,准备报效祖国和人民。投身革命后,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经过锻炼,杨任有很大的进步,学习军事知识,能够举一反三,深得要领。他说话分寸感很强,一字一顿,顺理成章,柔中带刚,如行云流水,而且他的情趣不俗。他常对人表白自己的个性:玉可碎,而不能夺其白;竹可破,而不能毁其节。

  杨任在日本,于宣统元年(1909),加入共进会,与焦达峰等人联络湖南会党和其他革命力量,声名鹊起,赫赫有名,时与谭人凤、焦达峰称为“湘省三杰”。斯年五月,国内革命力量已经壮大,为领导国内的革命斗争,杨任与焦达峰等革命志士,奉命回国,肩负革命的重任。回国后,与焦达峰在长沙太平街同福公栈设立共进会湖南分会,联络有志之士,组织发动反清革命斗争。杨任负责湘西地区革命党的组织联络工作,在长沙玉泉街开设“蓝芷书局”,作为联系常德、辰溪等会党的总机关。为发展同盟会员,壮大革命力量,杨任在长沙期间,曾多次深入常德,并回到家乡辰溪。因他有海纳百川的气度,他的宣传又惊世骇俗,让人振聋发聩,故此唤起湘西门户、边陲小县人民的觉醒,激发群众投身到反清的革命洪流中去。这段特殊的历史,迄今仍为县内外辰溪籍老人所瞩目。

  斯时,杨任在辰溪,恰逢其杨氏宗族修祠、修谱,他捐资较多,并借此机会,向族人宣传革命道理。鉴于他留学归来,族人委他为《杨氏族谱》写了序,他在族谱的序中,展示了他的文才,展示了他的思想,写了含义深刻的话。其中几句,笔者认为最有意义,文日:“岂知大丈夫包天涵地之胸襟哉,既而返棹。南归见长江浩瀚,问其来派,则日:发自青海;旋归湘省,游岳麓、登衡山,昂头天外,俯视人间,问及询厥此山之祖派,则日:发自昆仑,庶于是恍然悟,矣知此身,必有所自……”杨任之言说得很明白:水有源,山有脉,而人类也有祖先,撰修族谱,就是寻宗问祖。杨任在辛亥风雨前写的《谱序》,决非俗套,而是很有哲理的至理名言。

  作为革命家,又是留日学生,一生中当有不少文记。由于历史的原因,其文记已无从寻觅,仅在《杨氏族谱》中,保留他撰写的《谱序》,真是憾事。从杨任写的《谱序》,可以看出杨任看问题、分析事物非常有哲理。据老一辈人讲,杨任回辰溪,向县人宣传革命,真可谓润物细无声。他说话喜欢比喻,道理深透,让人听后心悦诚服。杨任修宗祠,撰写族谱序,目的也是联系民众,增进感情,宣传革命。他颇有气质,家乡之行,用辰溪的话说是一打春鼓,二拜年,真是一举两得。

  1911年10月10日,湖北武昌发出一声惊雷,辛亥革命成功了。兵贵神速,湖南的革命党人,急起响应,在焦达峰、杨任等革命志士的领导下,革命武装英勇奋战,一举攻克了湖南省会长沙,在这场战斗中,杨任发挥了他的军事天才。斯时,清巡抚余诚格仓惶逃窜,巡防营统领黄忠浩伏诛于他的衙门外,清廷在湖南的政权完全垮台。焦达峰、陈作新被推为湖南省正副都督,而杨任出生大湘西,人缘较广,故此接受更为艰巨的任务,他被任命为西路招讨使,其衙门设常德考棚,担负着招抚残余势力的使命。任务虽然艰巨,但他办事能博采众长,所以打开了招抚的局面。

  杨任在常德,尽职尽责,做招抚耐心,多方努力,转化清廷残余官兵的思想,使他们认识反帝制,创共和的意义,故此成绩显著。这里冰雪没有完全消失,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革命也有投机分子潜伏在这个队伍里,云谲波诡,他们暗藏杀机。人鬼殊途,难免有失,由于胜利,杨任和他的战友无从了解世事迷津。暗藏的敌人是伪善其内,奸佞其中。总之常德的形势,也变幻莫测。

  杨任到常德任职不久,一股暗流在涌动。始作俑者,是一股保守势力,是湖南所谓的立宪派,他们勾结官绅,蓄积力量,妄图夺回政权。他们在长沙阴谋发动兵变,卷起狂风浊浪,正副都督焦达峰和陈作新被杀害。长沙兵变殃及常德,在这里也出现了一片刀枪挥舞,血光冲天的场面。杨任在常德被叛军剖腹剜心残酷杀害,年仅31岁。

  兵变之后,焦达峰、陈作新、杨任三烈士,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享受了最高的荣誉。焦达峰、陈作新俩烈士葬长沙岳麓山,并修墓立祠,以兹悼念。杨任等在常德牺牲的烈士,他们安葬于常德德山,并辟德山烈士公园(现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杨任牺牲下葬不久,辰溪柳树湾杨任家族,认为人死必归宗,便赴常德将其遗梓迁葬辰溪城西杨氏祖茔。因此常德德山,仅保留杨任的衣冠坟,受世人瞻仰。民国十九年(1930年)时任辰溪县长谭元徵,敬佩杨任生前革命精神,故拨专款为杨任修墓,以慰藉一代英烈。其墓四周围以石栏,长方形底座上竖塔形墓碑,墓碑镌刻“追赠陆军上将湖南西路招讨使杨任烈士之墓”。塔下有碑,撰辛亥杨任烈士生平事略。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