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李白情史揭秘:痴迷玉真公主,与王维争风吃醋

2017-02-15 04:53:51 关键词:

  不仅唐代诗人受道教影响深刻,一些皇室成员也受其影响。唐玄宗之妹玉真公主就曾在青城山修炼;李白自叙“与逸人东严于隐于岷山之阳(即青城山)”,“东严子”就是与他“弱龄”订交、结为“异姓天伦”的道友元丹丘;他们三人在青城山结识,故后来李、元二人均由玉真公主推荐入朝。

  《玉真仙人词》:“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清晨鸣天鼓,飙欻腾双龙。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就是李白在开元十七年时,和玉真公主见面时所作。“鸣天鼓”、“腾双龙”、“弄电行云”之类的,把玉真公主写得像九天玄女一般浪漫,比起王维那篇《奉和圣制幸玉真公主山庄因题石壁十韵之作应制》:“碧落风烟外,瑶台道路赊。如何连帝苑,别自有仙家。此地回鸾驾,绿溪转翠华。洞中开日月,窗里发云霞。庭养冲天鹤,溪流上汉查。种田生白玉,泥灶化丹砂。谷静泉逾响,山深日易斜。御羹和石髓,香饭进胡麻。大道今无外,长生讵有涯。还瞻九霄上,来往五云车。”要浪漫得多。太白本性桀骜不驯,生来就是个飞扬跳脱、风流多情的人物,不像王维那样腼腆。不知后来玉真公主冷落王维也有着这方面的因素。

  当时,元丹丘和玉真公主之间有相当牢固的信赖关系,蔡玮《玉真公主受道灵坛祥应记》天宝二载:“西京大昭成观威仪臣元丹丘奉敕修建”。元丹丘到天宝二载仍然担任昭成观威仪。昭成观在长安皇城的西边,旁边是长安最大的道观——玉真观。元丹丘为了玉真公主修建纪念碑。而李白通过元丹丘的介绍得到玉真公主的支持。魏颢的《李翰林集序》云:“(李)白久居峨眉,与丹丘因持盈法师达。白亦因之入翰林。”这里的持盈法师指的就是玉真公主。李白和玉真公主之间,除了有元丹丘作用和才华因素之外,道教也在其中起了不少作用。玉真公主和李白之间对道教,尤其是上清道的知识上有不少的共鸣。

  因此,当李白和玉真公主相遇后,如同风筝遇上可风,肯定会发生一些故事。只是事不凑巧,开元十七年时,王维正好也回到了长安,而且很可能就正是他回心转意,和玉真公主生活在一起的时候。王维有才,有貌,精书画,擅琵琶,少年得意,21岁高中状元。据说开元八年(720年),诗佛王维尚未进仕,但王维善于奏乐,因音乐而结识了歧王,他常在宁王、歧王府中出入,王爷对他相当好——“待之如师友“。歧王把王维介绍给皇妹玉真公主,王维替玉真公主弹琴,玉真公主听了王维演奏的《郁轮袍》后,让宫婢将王维带入室内,换上华丽无比的锦锈衣衫。然后置办酒宴,安排王维入宴,坐在宾客的上首。席间,众人谈笑之际,公主觉得座中王维风流蕴藉,语言谐戏,不禁一再瞩目。于是第二年,王维就顺顺当当地进士及第。




  王维进士及第后,被封为太乐丞(八品)。品级虽然不高,但是这却是个为皇室宫廷宴乐培养乐队伶人的官。玉真公主这样安排,肯定是为了让他方便进出宫禁及皇家苑观之类的。但王维几个月后就因“伶人舞黄狮子”一案,被贬出京,远去山东济州做个看粮仓的九品小官——司库参军。“伶人舞黄狮子”据说依唐代律令,舞黄狮子节目,是专门为皇帝而演的,不得私自娱演,否则当以犯律处置。

  王维一下子被贬到济州,这一去就是四年半的时间。这事在当时也算不上什么大罪,难以得此重罚?答案很明显,正是王维不再愿意到床上侍侯公主,又“私自”(未经公主同意)娶了妻子,于是玉真公主动怒,就找借口贬他到穷乡僻壤“劳动改造”一番。

  在济州熬了四年多后,王维终于熬不住,辞去了在济州的官职,潜回了长安。但他在长安闲居了七八年,根本没有实授什么官职。于是有了开元十七年的另一个故事。当时孟浩然到长安来求官找差事,他和王维意气相投。孟浩然和王维正在聊天儿,突然唐玄宗就驾到了,吓得孟浩然钻到床底下去了。后来唐玄宗也没有生气,还让孟浩然吟诗。




  按理说,孟浩然和王维是朋友,一起谈谈诗文,为何要往床底下钻?皇帝有那么可怕吗?人家还削尖了脑袋找机会拜见呢,你大大方方地让王维引见一下不正中下怀?再者,皇帝为何突然到王维家去串门?而且皇帝还像是学生公寓里查宿舍卫生的似的,来个突然袭击,因此有人断定,王维此时定是住在玉真公主居处,或成了玉真公主的“外宅”。可能这天正好公主不在,王维就私自请了他来,所以皇帝一来,他才吓得朝床底下钻。李白和王维同岁,文才相当,又同是孟浩然的好友,但历史文献中找不到一星半点有关他们之间友谊的记载,答案就在这里,——王维和李白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既有这层关系,不争风吃醋可能有些不容易。

  不过李白有个致命的毛病,那就是嗜酒如命。李白曾在《赠内诗》里对妻子表示歉疚:“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太常妻说的是东汉有个叫周泽的官封太常,可能性功能有些问题,经常借口要洁身敬祖睡在斋宫里。他老婆跑去看望他,他怒骂妻子冒犯斋禁,把妻子关到牢里监禁起来。时人讥曰:“生世不谐,为太常妻”。李白可能因嗜酒如命,在这方面也亏待了妻子。故赋诗道歉。


  在玉真公主那儿,必定也是美酒不缺,猫改不了偷腥的德行,李白必定做不到有酒不喝,时常烂醉如泥的李白,在玉真公主眼里,肯定渐渐不如和她花间弹曲、镜前写真、黄昏联句、清晨画眉的王维好。于是,玉真公主渐渐把感觉超好青莲居士李白晾在终南山下的“玉真公主别馆”里不管不问了。玉真公主贵为公主,住处自然不只一处,玉真观、安国观、山居、别馆等等都是她的。玉真公主不愿意嫁人,自愿出家为女道士。但却没有“缁衣顿改昔年妆”,过青灯黄卷下的日子。她的宫观之华丽一点不逊于皇宫,甚至尚有过之。当时就有大臣上书嫌太过奢糜。被冷落的李白,后来发了一通牢骚后写诗云:

  《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

  秋坐金张馆,繁阴昼不开。

  空烟迷雨色,萧飒望中来。

  翳翳昏垫苦,沉沉忧恨催。

  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

  吟咏思管乐,此人已成灰。

  独酌聊自勉,谁贵经纶才。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权

  说李白不屑于应举做官,恐怕于情于理都很难讲得通。


  先来看看当时的实情。许多大学者分析认为,李白出身于商人之家,他自己也曾步过陶朱公后尘。而唐代典章制度规定,商人是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的。但朝廷同时网开一面,允许举荐入仕。于是李白急忙出川,一头扎进京师长安附近的终南山,和隐士们诗酒唱和。终南山是通往官场的一条捷径,隐士们“隐”得出了名,顺顺当当就戴上乌纱帽扬尘舞蹈起来。然而李白在终南山没有隐出什么结果,便跑到山东泰安府徂徕山重新隐过,而且是跟孔子三十七世孙孔巢父一块儿隐的。傍上孔巢父这样的政治大款,理应离天子脚下不远了。谁知孔巢父真的沉湎于山林之乐,整天在竹荫下喝酒,把自称“酒中仙”的李白喝得不耐烦起来,又嘀嘀笃笃跑到浙江会稽拜访道士吴筠。这个吴道人更加了得,因为唐玄宗喜好黄老之术,结识他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金銮宝殿。这次功夫没有白搭,吴道人不久便奉诏进京,到皇帝跟前装神弄鬼玩儿去了。来至长安,吴道人并未贸然将李酒仙带进皇宫,而是将他引荐给了皇家图书馆馆长贺知章。事实上,贺知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身份:太子宾客。这个官职在现代语境中很难解读,大约相当于皇太子办公厅主任,三品大员。这证明吴道人绝对门儿清,他帮李白做官算是帮到根子上了。

  据说,贺知章是在长安市上一家酒肆与李白见的面。李白身姿高挑,肤色很白,有人形容他喝醉酒以后,好像一座玉山倒将下来。这样的身量在汉族人当中少见,而且他长得颇类外国人,甚至还能说一些外语。李白的见面礼,就是那首著名的长诗《蜀道难》。基于当时人类对未知世界的敬畏,诗中的灵异气氛吓得贺知章未敢卒读,甚至以为李白的奇特相貌就是仙人的表征。京官一般不请外省客人吃饭,这项传统一直延续至今,所以贺知章空手而来原在情理之中。但大惊喜使得贺知章完全失控,竟然掏出官凭金龟,换酒菜请李白豪饮一餐。此举的性质,有点类似军官把肩章摘下来送进当铺,要冒很大的纪律风险。喝完了酒,贺知章又跑到唐玄宗面前拍胸脯举荐,终于成全了李白进入政坛的夙愿。

  从常理推论,李白坚决要求做官,并非出于经济利益。他是各界狂热追捧的流行偶像,曾有追星族为一睹李白风采,竟跑了3000里路去见他。这样的大牌明星,参加各种社交活动的出场费十分昂贵。再加上经商收入,李白生活得相当奢华。如果置换成今天的物化标准,他应该乘坐高档私家车,身穿名牌服装,三五十万的钞票随便花花而已。在吃喝方面,他自己说是“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天宝8年,米价最低时每斗才5文。折算下来,酒资、菜钱都是米价的2000倍,这一顿酒食在今天要花费4000元以上。然而,工商业者虽然富有,但政治地位很低,连妓女从良,也要等年老色衰之后才考虑商人。以李白的才华和秉性,这口气是无论如何咽不下去的。

  不幸的是,来到唐玄宗身边的李白,很快发现离政坛仍然十分遥远。尽管天子对自己的亲昵已经超出了君臣的界限,但这更像是孤单的可怜人对玩伴的讨好。李白和其他身怀长技的人待诏翰林院,从早上坐到傍晚,随时听候宫中使唤。这批人没有官位,没有职衔,只是皇家豢养的家奴罢了。后来很多学者就此为李白大鸣不平,认为唐玄宗把一位伟大的诗人召进宫里当弄臣,实在不应该得很。其实,这个说法不太确切。当初,唐玄宗在金銮殿上曾经考察过李白的政治才能,但没有什么结果,后者只写了一首赞美诗了事。此后也未见李白提出治国方略,或者显示出管理才干。相反,李白在政治上表现得十分幼稚,完全是一副酒徒嘴脸,甚至给自己树立了致命的敌人——高力士。

  说起唐朝官场,决不能忽略高力士的重要作用。他从小受尽磨难,“力士”这个名字,是被送进皇宫侍候武则天时取的。和他同时入宫的还有一个小伙伴,叫做“金刚”。当然,不管金刚也好,力士也罢,都被处理得六根干净。高力士身高只有一米五九左右,貌不惊人。但他的政治才能和坚韧性格,李白却远不能及。唐玄宗20来岁在山西长治做军政长官时,高力士便已经将宝押在了他的身上。后来,帮助唐玄宗铲除政敌,立下汗马功劳的高力士,不断升迁,由皇家机要秘书官提拔为大内卫戍司令。此人勤谨得厉害,即便节假日也不出宫门。唐玄宗说:力士值班,我才睡得安稳。王子、公主见面称他老太爷,皇亲国戚见面尊他老爹。最牛气的一件事情是,京师某部门有个小科员,明知高将军那活儿没有了,却仍然把自己年轻貌美的女儿嫁了过去。高力士知恩图报,一下子将岳丈提拔为最高法院院长,小舅子们全部弄进首都卫戍区,分驻各王府。这样一位显赫的人物,李白竟然不买帐,而且倚酒三分醉,伸出一双臭脚强令高力士脱靴,实在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果然,事隔不久,李白便被官场淘汰出局。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