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宋辽第一次幽州之战

2017-02-13 06:20:38 关键词:

宋辽第一次幽州之战是辽朝与宋朝第一次在战场上的直接对话,是五代十国时期结束以后的一场重要战争,这场战争结束了宋朝统一的步伐,并且在军事上总体逐渐处于劣势。

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 年)五月,北宋灭亡北汉后,宋辽直接对峙。双方接触线大体东起泥姑口(今天津大沽口),西沿巨马河流域的信安军(今河北霸县东)、霸州、容城(今河北定兴东南),然后折向西北至飞狐(今河北涞源北)及灵丘(今山西灵丘)以南,直达代州雁门(今山西代县北)。此线以北为辽控制的幽云地区。当时习惯把幽云十六州中位于太行山北麓东南的檀、顺、蓟、幽、涿、莫、瀛7 州称为“山前”,把太行山西北的儒、妫、武、新、云、朔、寰、应、蔚9 州称为“山后”。辽对这一地区特别是幽州十分重视,除派大丞相、南京留守韩德让和大将耶律斜珍率兵防守幽州外,还在宋军进攻北汉时增派北院大王耶律希达、将领萧托古和伊实王萨哈加强防务。并在隋唐蓟城的基础上对幽州进行大规模的扩建,从而使幽州城成为方圆36 里,城高3 丈、宽1.5 丈,人口30万的陪都和军事、政治重镇。宋军在消灭北汉时,在太原集结了数十万部队。赵光义企图乘战胜的余威,一举夺取幽云地区。但是,宋军“攻围太原累月,馈饷且尽,士疲乏”,需要休整。同时“人人有希赏意”,需要对攻克太原进行论功行赏以利再战。因此大多数将领不赞成立即向辽进军,但无人敢直言谏阻。只有崔翰怂恿赵光义,认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能挟战胜之威,攻取幽州如探囊取物。赵光义于是决意北伐,命曹彬负责部署军队行动,潘美组织粮运管理后勤;郭进继续监视雁门以北辽军动向以保障侧后的安全。其战略方针是:以幽州为主要作战目标,迅速自太原转移兵力东进,越过山丘重叠、沟壑纵横的太行山,乘辽无备,实施突然袭击,一举夺占幽州。一旦幽州得手,必然震动其余诸州,然后乘胜收复全部幽云地区。


五月二十日,宋军从太原分路东进,翻越太行山,二十九日抵镇州(今河北正定),进入河北平原。六月初七,赵光义调发京东、河北诸州的武器装备和粮秣运往前线。十三日,赵光义亲自率军从镇州出发。十九日进入辽境,占领金台(今河北易县东南),二十日进至歧沟关(今河北涿州西南巨马河北)。由于宋军每天以百里的速度迅速开进,暴露在宋军侧后的辽东易州(治歧沟关)守军孤立无援,不战而降。这时,辽北院大王耶律希达、将领萧托古和伊实王萨哈在沙河(今易县东南的易水)迎击宋军,企图阻止宋军向幽州推进,被宋军击败。二十一日宋军进至涿州,辽涿州守将开城投降。二十三日黎明,宋军进抵幽州城南。辽南院大王耶律斜珍看到宋军兵锋甚锐,不敢正面交锋,率兵进驻清沙河北(在今北京清河镇一带),以声援幽州,从而使幽州、得胜口、清沙河结成犄角之势,并保持了幽州与山后的联系,因为而提高了幽州辽军固守待援的决心。赵光义认为耶律斜珍只能凭险固守,便以一部牵制其军,部署主力围攻幽州。六月二十五对幽州展开围攻:宋渥率部攻南面,崔彦进率部攻北面,刘遇率部攻东面,孟玄喆率部攻西面。辽韩德让、耶律学古一面加强守备,一面安定人心,以待援军到来。六月三十日,辽景宗耶律贤得到宋军合围幽州的消息,派北院大王耶律休哥和南京宰相耶律沙统率五院兵越过燕山增援幽州。宋军攻城10 余日,虽一度乘夜登上幽州城垣,但旋即败退。

宋军围攻幽州坚城不下,“将士多怠”,士气低落。七月初六,正当赵光义督军攻城时,耶律沙的援军到达幽州城外,在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门外)畔同宋军展开激战。战至黄昏,耶律沙部不支,向后撤退。这时,耶律休哥的骑兵从捷径赶到,数万人各持两个火把,宋军不测虚实,军心恐惧。耶律休哥到达幽州城北后,即与原集结在清沙河北的耶律斜珍合军,分左右两翼向宋军实施猛烈反击,宋军被迫撤除围城部队。驻守幽州城内的耶律学古在宋军撤围后,开城列阵,四面鸣鼓呐喊助威。宋军于是阵势大乱,失去指挥而大败。赵光义中箭负伤,乘驴车南逃,仅以身免。辽军乘胜逐北,追至涿州。宋军沿途遗弃的大量兵器、糖秣,均为辽军所得。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

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