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历史上的慎夫人是什么样的?

2017-04-11 14:12:00 关键词:

  慎氏,邯郸人,生卒年、家世不详。汉文帝刘恒的宠妾,史称慎夫人,有美色,能歌舞,擅鼓瑟。

  前177年,秋高气爽,长安郊外的御花园上林苑繁花似锦,触动了汉文帝的游兴,他带着窦皇后、慎夫人乘辇同往上林苑游幸,晚上在上林苑举行盛宴。由于慎夫人是汉文帝的宠妾,在宫中常与皇后并起并坐,上林郎官按照惯例,把慎夫人的座位也安排在与皇后对等的上席。中郎将袁盎见了,令内侍把慎夫人的座位撤至下席,慎夫人大怒,不肯入下席就坐。汉文帝也怒气冲天,拉着慎夫人乘辇回宫。这次上林之行,乘兴而来,扫兴而归。

  袁盎是刚正不阿的直臣,他乘文帝稍息怒气,便进谏说:“臣闻尊卑有序则上下和。今陛下既已立后,慎夫人乃妾,妾主岂可与同坐哉!适所以失尊卑矣。且陛下幸之。即厚赐之。陛下所以为慎夫人,适所以祸之。陛下独不见‘人彘’二字乎?”(《史记·袁盎传》)文帝一听“人彘”二字,则心惊胆跳。他把袁盎的话告诉慎夫人,慎夫人也息怒,并赐给袁盎金五十斤。

  又有一次,文帝偕慎夫人乘辇出宫游幸,在霸陵桥上远眺。文帝指着新丰驿道,对慎夫人说;“此走邯郸道也。”《史记·张释之传》)意思说从这里走去,就可以到慎夫人家乡了。慎夫人动起思乡之情,文帝令慎夫人鼓瑟,文帝引吭高歌凄婉哀恻。文帝未死,就在霸陵桥修起庞大的陵墓,他对群臣说,如果以北山的石为椁,用丝麻加漆汁漆合起来,谁也无法触动到棺柩了。中大夫对文帝说,再牢固的陵墓,也是有隙可乘的,若得民心,虽无石棺,也不必担心百姓破坏了。文帝觉得他讲得有道理,遂拜张释之为廷尉。

  文帝的生活比较简朴,他穿的是粗糙的丝绸,“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曳地,帷帐不得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史记·孝文本纪》)。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

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