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崖山海战:大宋虽亡未降

2017-02-13 08:50:46 关键词:

经历五代十国的多年纷争后,960年赵匡胤建立大宋,控制中国大部分地区,而燕云十六州(现今的北京,天津,河北一带)在北方契丹族辽朝手中,河西走廊被党项族建立的西夏趁中原内乱时占据。宋虽然曾出兵讨伐辽和西夏,却均以失败告终。后辽国反攻,宋被迫签署澶渊之盟向其进贡。大宋一直没有放弃复仇的机会,1125年,大宋联合辽国北面的金国南北夹击,到达了灭辽的目的。仅仅2年后,金国撕毁与宋的联盟,大举南下,入侵大宋领地,宋政权退却至襄阳建康一线,既“南宋”。南宋在岳飞等一批民族精英的带领下一直企图收复被金国占领的土地。

此时的蒙古族逐渐走上历史的舞台。马背上的民族在学习中原先进生产力和管理经验的同时仍保持着蛮勇好斗的本性,二者结合,其崛起之势不可挡。1234年,蒙古与宋联合灭金。联合灭敌后,蒙军背信弃义向南入侵。宋军在襄樊一带固守,与蒙古人进行了近四十年的反复拉锯战(1235年--1273年)。所谓拉锯战即被蒙古军队攻陷,又被宋军夺回。期间凶狠野蛮的蒙古人象攻陷其他顽强抵抗的城市一样对襄阳和樊城进行过数次屠城,被杀汉人平民不下50万。最后,宋军彻底战败。元军完全控制襄樊一带后,又迅速占领长江中下游流域地区,宋的根基已经岌岌可危。

1275年蒙军兵分三路向南推进:西路沿湘江流域南下,中路沿赣水流域推进,东路蒙军则是由陆“海”军联合组成。蛮猛蒙军不熟航海,但架不住汉人张弘范率领的水师助阵,自然就有了“海军”。东路蒙军海陆并进,沿中国大陆架东南沿海地区逐步推进。

1276年,攻克宋都临安(杭州)。或许是感受到数千年来汉族从未被外族征服的历史要在自己身上改写,此时的南宋朝政,军队和百姓空前团结,在大举退至温州,福州地区后,继续有组织地抵抗蒙军。但长期以来汉族内部相互残杀,欺压与奴役造成的内部凝聚力底下,总体竞争力底下,并不能在临近灭亡的痛楚中被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所怜悯。仅一年之后,在蒙军的海陆夹击下,福州沦陷。陆秀夫、张世杰、陈宜中等一批将领护卫大宋流亡政府先后退却至泉州,漳州,潮州等重镇进行防御。

其间,文天祥率部在赣州一带阻击中路蒙军的进攻,一度重创冒进的敌军,使宋军士气大振,好似又看到复兴汉室的希望。但在中路蒙军源源不断的增援后,很快挫败文天祥的抵抗,继续向南挺进,最后由西夏后裔李恒率军攻克广州。文天祥所部退入广东后,在潮阳,海丰一带继续与元军作战。1278年12月20日,文天祥在五坡岭遭元军突袭不幸被俘。

在这种形式下,宋军和流亡政府在陆地已无扎根之处,只能逃至“崖山”,在当地成立据点,做最后一搏。千古绝唱,崖山海战一触即发!

崖山位于今天的广东江门市新会区,是珠江三大支流之一西江的入海口。古时是一个岛屿,经过西江水千年的冲刷和泥沙淤积,陆地向海延展一百多公里,早已淹没了崖山和崖山海战的痕迹。

当时的大宋精神领袖是年仅9岁的皇帝赵昺,丞相陆秀夫和大将张世杰,仍拥有二十万的宋军,各类船只两千余艘。元军张弘范和李恒有兵力三十万,战船数百艘。这时宋军中有人建议:应该先占领海湾出口,保护向西方的撤退路线。张世杰没有采纳,而是决心破釜沉舟:下令将两千多艘宋军船只以“连环船”方式用大绳索一字形连贯在海湾内,并且安排赵昺的“龙舟”放在军队中间。

战斗进行初,元军以小船载茅草和膏脂等易燃物品,乘风纵火冲向宋船。宋军没有忘记三国时期的赤壁之战,他们在船身外层涂了一层泥,并在每条船上横放一根长竿,以抵御元军的火攻之快船。

元军水师多次火攻不成后,改变战术,围困宋军:水师封锁海湾,陆军断绝宋军汲水及砍柴的道路。宋军被迫吃干粮十余日,捕鱼充饥,淡水渐缺。

张世杰为摆脱被动的局面,决定首先消灭元军水师,打开缺口:命解索两百艘战舰,配六万兵士,由刘义和方兴日统帅,向元军海湾封锁线发起进攻。双方在珠江入海口的海湾外围激战数日,宋军损失惨重,未打破元军的封锁。

此间,文天祥被元军随船由潮阳经伶仃洋押至崖山,李恒以死要挟文天祥修书劝降张世杰,文天祥则挥笔写下那首流芳百世的《过伶仃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另,张弘范还抓到张世杰外甥韩某,向张世杰三次招降,未成功。

1279年2月7日,海面上大雾飘渺。张弘范决定向几乎弹尽粮决的宋军发起总攻。张弘范将其军分成四份,宋军的东、南、北三面各持一份,张弘范自领一军与宋军西线相距几里,各路军相约以奏乐为总攻信号。首先元北军乘涨潮做佯攻,被宋军击败,首领李恒率队顺潮而退。正午时段,元军奏乐,宋军听后以为元军正在宴会,防备略微松懈,可这乐声却是敌人总攻的信号。元军则从四个方向发起突袭。张弘范水师正面进攻,他们用帆布遮蔽并预先埋伏的伏兵船楼在雾雨天气的掩护下驶近宋船,当两边船舰接近时,元军撤下帆布,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元军舰船,使宋军阵脚大乱,一时间七十艘大船被破。四个方向的元军都重创宋军。很快,宋军中央的旗舰已在敌弓箭射杀范围之内。

这时张世杰早见大势已去,和苏刘义带领余部十余只船舰斩断大索突围而去。赵昺的船在军队中间,四十三岁的陆秀夫见无法突围,便背着九岁的赵昺投海自尽。十余万军民非死既跳海壮烈殉国!

战后,张世杰希望以赵昺之母杨太后的名义再找宋朝赵氏后人为主,再图后举;但杨太后在听闻儿皇死讯后亦赴海自杀,张世杰将其葬在海边。不久张世杰座船平章山附近海域(今广东省阳江市西南的海陵岛对开海面)遇大浪倾覆,张世杰不幸溺卒。

崖山海战是大宋对蒙古侵略最后一次有组织的抵抗,十万余人殉难海疆,宁死不降、何其壮哉!此战之后,汉族在历史上第一次完全沦陷于外族。崖山之战也是中国历史的重要转折点。中国独立发展的进程被打断,不少史学家将宋朝灭亡视为古典意义中国的结束,所谓“崖山之后,已无中国”。

崖山海战之后一天,2月8日早晨,海上浮尸十万。陆秀夫的尸体被百姓找到,秘密安葬起来;而小皇帝赵昺的尸体则为元军寻得,只见一眉清目秀的小儿身穿龙袍,头戴皇冠,身上还挂着一个玉玺。元兵将玉玺交给张弘范,张弘范确认这是宋皇赵昺,欲派人寻回尸体,然而赵昺的尸体已经下落不明。传说被百姓埋葬在广东深圳赤湾村里,至今仍存。

文天祥在元军船舰上目睹了崖山海战,作诗《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恸哭,为之诗》悼念:

长平一坑四十万,秦人欢欣赵人怨,大风扬沙水不流,为楚者乐为汉愁。兵家胜负常不一,纷纷干戈何时毕,必有天吏将明威,不嗜杀人能一之。我生之初尚无疚,我生之后遭阳九,厥角稽首并二州,正气扫地山河羞。身为大臣义当死,城下师盟愧牛耳,间关归国洗日光,白麻重宣不敢当。出师三年劳且苦,咫尺长安不得睹。非无虓虎士如林,一日不戈为人擒。楼船千艘下天角,两雄相遭争奋搏。古来何代无战争,未有锋猬交沧溟。游兵日来复日往,相持一月为鹬蚌。南人志欲扶昆仑,北人气欲黄河吞。一朝天昏风雨恶,炮火雷飞箭星落。谁雌谁雄顷刻分,流尸漂血洋水浑。昨朝南船满崖海,今朝只有北船在。昨夜两边桴鼓鸣,今朝船船鼾睡声。北兵去家八千里,椎牛酾酒人人喜。惟有孤臣雨泪垂,冥冥不敢向人啼。六龙杳霭知何处,大海茫茫隔烟雾。我欲借剑斩佞臣,黄金横带为何人。

战后,文天祥被押解7千里至元朝大都(即今北京)的大牢。

1282年12月8日,元朝皇帝忽必烈最后一次许以宰相官位劝降,被文天祥断然拒绝。次日,文被押赴柴市口行刑。刑前文天祥意扬自若,围观者人潮涌动。他从容地对屠夫说:“吾事已毕!”后,坚持要求面向象征宋朝的南面叩首,英勇就义。

崖山海战后,宋室覆亡。元将张弘范命人在崖山岩壁上雕刻了“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十二个大字。然而张弘范并未得意多久,便在次年病死。1486年(明宪宗成化二十二年),御史徐瑁对奇石上十二字深恶痛绝,派人除去,欲改书“宋丞相陆秀夫死于此”九字。而陈白沙认为宋亡时死者十数万,不独陆秀夫,宜书“宋丞相陆秀夫负帝沉此石下”。因争辩不下,终未刻成。有传说,陈白沙到崖山凭吊时,在碑首加上一个“宋”字,成为“宋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原凿字奇石被航道部门炸毁。1964年秋,新会县县委请田汉书写“宋少帝与丞相陆秀夫殉国于此”十三个行草大字,刻在近岸的奇石上。终于把这饶有纪念意义的碑石树起。

崖山海战之后,出于淡化汉族与少数民族裔之间矛盾的目的,历代统治者对这段史实刻意地轻描淡写或记载不详,使其对国人来说,鲜为人知。

大臣陆秀夫在国家最终被蒙元灭亡的时刻,身背年仅9岁的少帝投海而死。一段对话可以表达我们对凄然收场的纯汉族王朝之怀念:

“陛下,为了复兴宋室,我一直不停奋战,但事到如今,已无力挽回了。陛下是大宋皇室正统后裔,应该断然作出不辱没您血统的决定。”

“我明白了,陆丞相,你没有背弃我,而是自始至终陪伴我,护卫我,来世再谢!”少帝静静地微笑着说到。

陆秀夫看着鲜血染红的海面,又看看年幼的少帝,强忍住眼泪:“陛下......”

陆秀夫背起少帝,用带子紧紧地把两人捆绑在一起,仰天长啸:“蒙哒子,将来有一天,我们后代,一定会回来征讨你们!”随后一跃入海。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

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