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反击廓尔碦之战

2017-02-13 06:04:55 关键词:

公元1642年,蒙古固始汗率兵进入西藏,消灭了第悉藏巴力量,并迎请五世达赖喇嘛到日喀则,建立起甘丹颇章地方政府。1751年(清乾隆十六年),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执掌西藏地方政权,正式建立了西藏地方政府(噶厦),将地方行政机构调整为“基恰”(相当于地市)和“宗”(相当于县)两级,吉隆从此开始由西藏旧宗政府(噶厦)统治。

1779年,六世班禅晋京,清王朝对西藏的隆恩和礼遇达到高峰,进而使西藏与中央政府的关系更为巩固,这种关系直接促进了西藏更加繁荣和安定。正是由于这样平定的生活,使西藏上至噶厦政府噶伦和驻藏大臣,下至一般官员和兵民僧俗,对居安思危的警戒逐步淡薄。正当西藏享受着盛世升平生活之际,一场战争危机悄然而来。公元1787年,廓尔喀侵略者打破了几十年来西藏边境的平静和安定。

廓尔喀是尼泊尔的山地民族。尼泊尔是西藏高原与印度平原之间的山地国家,唐、宋时期是吐蕃与古印度之间文化交流的桥梁,明朝中期以来与西藏的经济联系更为密切。这个时期,相互进行通商来往,边境友好和睦。西藏的食盐、羊毛出口到尼泊尔,尼泊尔的谷物、铜铁进口到西藏。尼泊尔货币在西藏广泛流通。自18世纪中叶廓尔喀首领推翻匿瓦尔族建立的马拉王朝后统治了尼泊尔。廓尔喀人崇尚武力,不断地向外扩张势力。由于与西藏发生钱币、贸易纠纷,加上噶玛噶举派红帽系第十世活佛却珠嘉措从中挑唆,以扎什伦布寺有六世班禅入觐时乾隆皇帝赏给的大量金银珠宝为诱饵,促使廓尔喀人铤而走险,悍然发动了入侵西藏的战争 。


第一次反击廓尔喀之战

公元1787年7月,廓尔喀第一次入侵西藏边境地区,派出的总兵力为2000人。廓尔喀军队以红帽系喇嘛的仆人噶玛曲金为向导,入侵西藏今吉隆管辖的济咙、宗喀,以及聂拉木等边界地区,几位宗本奋力抵抗,终因武装力量相差悬殊而难以抵挡,廓尔喀侵略者进一步向协噶尔(今定日)进逼。

八世达赖强白嘉措和驻藏大臣火速将廓尔喀入侵西藏的军情向清王朝奏报,与此同时,噶厦政府紧急调动后藏地区兵力进行抗击,并调集前藏和工布地区的所有兵力增援后藏。乾隆皇帝接到奏报后,立即谕令鄂辉为将军、成德为参赞,从四川率兵3000入藏,又命四川总督李世杰驻打箭炉(四川康定),负责调度军马粮饷,还特派通晓藏语的理藩院侍郎巴忠“驰驿赴藏查办”。乾隆皇帝要求他们做到对侵略者“痛加歼戮,使之望风胆落,将所抢济咙等处地方,全行收复”,然后“再传令廓尔喀头目来营设誓,勘定界址,永远不敢越境滋事,以靖边隅。”

鄂辉、成德率军至拉萨后,向西进发的行程相当迟缓,成德十月初八才到日喀则,又过了一个月后才到协噶尔。到达通拉山(马拉山)一带,天降大雪,积雪很厚难以翻越,只好命令部队驻扎在通拉山北麓,另寻小路前进。时隔一个多月,鄂辉、成德部终于找到翻越通拉山的小路,率大军向宗喀进攻。盘踞在宗喀的廓尔喀人听说清朝大军已到,望风南窜。鄂辉、成德很快收复了宗喀后,将四处逃难的藏民找回,并将他们妥善安置,即向济咙挺进。

盘踞在济咙的廓尔喀人听说宗喀已失守,便无心坚守,也弃城而逃。鄂辉、成德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济咙收复。然而庸臣理藩院侍郎巴忠惧怕高原苦寒,想早日返回北京城,而不顾国家利益与廓尔喀议和,并暗中派丹津班珠尔和穆克登阿去与廓尔喀代表谈判。

最后,在议和的条文中,全然看不到大清官兵胜利的迹象,以三年内每年给廓尔喀9600两银子作为廓尔喀撤军的条件。廓尔喀人在收到1789年的第一次交款后,退出了聂拉木等地。然而,这种提不上桌面的勾当却被巴中描绘成获得大胜而谎报给朝廷,远在万里之外的乾隆皇帝信以为真。

廓尔喀认为清王朝软弱可欺,开始酝酿更大规模的侵略。两年后,廓尔喀再次对西藏地区发动了战争,兵锋直指后藏扎什伦布寺。巴忠以银贿和的事情被乾隆皇帝得知,巴忠畏罪投湖自尽。

第二次反击廓尔喀之战

1791年七月,廓尔喀人以西藏地方不按合约如期付款为由,再次大举入侵西藏,第二次廓尔喀战争爆发。廓尔喀人突然袭击后藏军队驻地,噶伦和代本的随从立即和廓尔喀兵展开搏斗,大批廓尔喀士兵伤亡,聂拉木雪康内外血流成河,尸体遍地。最后,噶伦2人、代本3人、少数随从和汉族弁官王刚、陈大浦被廓尔喀兵捆绑掳往聂拉木边境。此后,廓尔喀兵出兵协噶尔并再次占领济咙宗。六世班禅贝丹益西为了避难逃往前藏,廓尔喀兵掠走了扎什伦布寺各种金银珠宝和锦缎,毁劫佛像、佛经、佛塔等,对后藏地区的僧俗百姓进行了残酷的蹂躏。

1791年(乾隆五十六年)冬,乾隆皇帝接到报告后,派嘉勇公福康安为大将军,从全国各地调兵约17000余人,开往前线,并亲召福康安入宫训谕。福康安大军进藏时节正值天寒地冻的冬天,寒风凛冽、滴水成冰、极度缺氧,将士们在大雪纷飞中向边境行军。廓尔喀军虽知大清帝国大军已经到来,他们并未撤离藏境,只将屯聚在定结的兵力收缩到聂拉木、济咙。

成德率千余名士兵抵达聂拉木附近,于12月28日发起柏甲岭一战,杀敌200余名,进而围困聂拉木官寨之敌。满汉藏族将士不畏艰苦,奋勇杀敌,士气高昂。廓尔喀军仍以讨取银两为托辞,盘踞藏边。

第二年2月底,清朝调遣的军队陆续到达后藏。褔安康命令军队向协噶尔、聂拉木集结。同时,向廓尔喀发出檄谕,命其献出侵扰后藏的头目及沙玛尔巴等要犯,悔罪投降。但长达两个月内,敌方不仅毫无悔罪表示。福康安决定于4月下旬以济咙一路为主、聂拉木方面为辅,进兵征剿。

济咙方向敌人的前沿防线设在檫木卡,檫木卡两边都是高耸入云的高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进的险隘。敌人在两边的岩顶上,垒起了碉堡,修筑了工事,踞险扼守。福康安命令海兰察率小股部队雨夜偷袭,从后山摸到敌人后面,攻其不备。同时,亲帅大军直扑敌人的碉堡、寨营,200多守敌全部歼灭。

5月上旬,大军乘胜直奔济咙,行至玛尔甲山梁(现吉隆镇冲堆村一带),与敌人的援军相遇。福康安见敌人来势凶猛,即令大军埋伏在石崖下面,故意让出一条狭路,等待敌人上山。等敌人过去一半,一声号令,将士们横冲贼队,痛加剿杀,歼敌300多名。

福康安乘胜直驱济咙,那里又是一个战略要点,敌人设有重兵把守。福康安向固守在据点里的敌人展开攻心战术,让他们投降。但敌人拼死顽抗,大军则先用火炮轰击,敌人的碉堡一个个火焰冲天,骑兵一路追杀。这场战役歼敌1000多人,济咙收复。

清军继续追击到边境热索,热索桥桥板被拆去了,敌人在对岸的桥头,恃险据守,开枪抵抗。福康安命副都统阿满泰、侍卫岱森保等率兵绕过峨绿山,在热索东林藏布河上游,砍倒树木,做成木筏,偷渡过江,直扑桥头堡。与此同时,福康安率领部队从正面发起进攻,两面夹击,痛歼贼匪,占领了热索桥据点,歼灭敌人无数。

尼泊尔的布鲁克巴、作木郎、批楞三个部落,得知清军将廓尔喀占领的土地全部收复,主动协助清军剿贼;哲猛雄、宗木两部落趁清军获胜之机,也从廓尔喀手中夺回被抢占的土地。廓尔喀四面受敌,清军连战连胜,深入廓尔喀境内700余里,直捣敌人的老巢加德满都。

福康安大军征战期间,乾隆皇帝特命四川总督孙士毅,负责从昌都到拉萨藏东一路的物资运输;命驻藏大臣和琳负责从拉萨至济咙藏西一路的物资接应,保证了后勤和军需补给。

1792年(清乾隆五十七年)8月28日,福康安接受了廓尔喀国王的投降,停止进兵。并根据皇帝的旨意,大军所占领的热索桥以西地方,如协保布鲁、东觉等地,全部归还廓尔喀;热索桥以内的济咙、聂拉木、宗嘎等处原本是西藏所属,故归还大清国。以济咙、聂拉木以外为界,廓尔喀人不得擅自越过一尺一寸。廓尔喀每5年定期向朝廷献贡一次。然后,双方划定边界,设立鄂博(界碑),承诺互不违约。至此,廓尔喀入侵西藏的第二次战争方告结束。

第三次反击廓尔喀之战

公元1855年(清咸丰五年),又发生了廓尔喀人不遵守协定再次入侵西藏西南部地区的战乱。英国帝国主义者出于扩张的野心,挑唆廓尔喀的国王和大臣,从公元1842年起多次致函驻藏大臣,提出无理要求,都被驻藏大臣拒绝,于是在1855年初派人到吉隆,煽动百姓,企图强占吉隆。西藏派噶伦夏扎和驻藏大臣属下粮务张琪等人以到定日查办案件为名进行震慑和准备。但是廓尔喀人我行我素,没有停止入侵的脚步,以西藏官吏在边境多收廓尔喀商税等借口,公然撕毁“永不侵藏”的誓约,居然派兵千余人,占领了济咙和聂拉木两个地区,接着又攻占了宗喀。驻藏大臣赫特贺到协噶尔与廓尔喀进行会面,廓尔喀提出西藏给予廓尔喀一万五千两银子的赔偿要求遭到拒绝。廓尔喀继续增兵,又占据了阿里地区的普兰宗和后藏地区的绒辖地方,企图消灭驻扎的清军。当时噶伦才旦率领藏军反击廓尔喀人,杀死廓尔喀军数百人,将帕嘉岭的廓尔喀军队歼灭,接着又收复了聂拉木,包围了宗噶,攻克了绒辖。

廓尔喀军遭到失败后,又从尼泊尔征集七千军兵增援,援兵直扑聂拉木,再次占据聂拉木。当时国内正值太平天国起义,清朝无力顾及反击廓尔喀之事,由驻藏大臣从前藏抽调汉藏僧俗军两千人到后藏增援,并让四川总督派出康区军兵前来支援,但由于路途遥远,力不从心,未能在军事上取得胜利,所以向尼方提出和谈。廓尔喀人听说前后藏和康区在抽调成千上万的军民前来参战,色拉寺、哲蚌寺、甘丹寺也派出大批僧兵前来,而且即将入冬,不便征战,同意举行会谈。西藏方面派出噶伦夏扎和各大寺院的代表前去尼泊尔参加和谈。 由于军事上力量薄弱,西藏派出的谈判代表在尼泊尔处处受压制,最后西藏方面不得不与廓尔喀签订了不平等的条约,才结束了第三次廓尔喀战争。

从此廓尔喀在拉萨设立了被称为“格乌丹”的尼泊尔代表处,西藏地方政府也在尼泊尔设立了称为“廓细勒空”办理对尼泊尔事物的机构,直到西藏和平解放的百年间,一直承担着不合理条约压迫的苦果。

1915年(民国四年),西藏地方(噶厦)政府把日喀则桑珠孜宗提升为“基宗”(相当于地级行政单位),负责管辖班禅辖区和后藏地区噶厦政府所属的16个宗和30个独立谿卡(庄园),其中吉隆的吉隆宗、宗嘎宗和干布谿卡属于桑珠孜宗管辖范围。

西藏和平解放后,1956年9月20日,中尼两国在加德满都正式签署了《中国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王国保持友好关系以及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尼泊尔之间的通商和交通的协定》,至此,尼泊尔在中国西藏地方享有的特权全部废除。吉隆,这块在中尼关系史上出现频率最好、占有极重要位置的边地,从此迎来了与尼泊尔睦邻友好的新时代。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

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