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陈尚君:玄武门之变蒙难者的女眷

2016-08-17 17:26:24 关键词:

  因为唐高祖的犹豫与不忍,玄武门事变不可避免地发生,秦王李世民与他的幕僚出重金收买玄武门守将常何,设伏袭杀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并当着高祖的面,杀死养在宫中的侄子,逐步逼父皇退逊。两月后太宗即位,开创贞观之治的全新局面。这是世所同知的事实。


  事变以后关键人物的命运,史书多有披载。退位的高祖在大安宫又活了九年,与他在位时间相当,只是待遇差了许多。太宗曾在全国范围内搜捕太子与齐王的余党,经魏征劝说改变了做法,求得和解。不久追改建成为息王,谥“隐”,世称隐太子,齐王降封巢王,谥“剌”,二谥皆含失德之意,但皆得以王礼葬,也就是说并没有加以大逆的罪名。尽管事变因违反基本的伦理秩序,太宗及其史官始终不遗余力地希望证明事变的合理性,如太宗十八起兵兴唐啊,太子、齐王将不利于秦王啊,太子庸碌无能、猜贤妒能啊,无奈一册漏网的《大唐创业起居注》将老父决策、大郎二郎并力建唐的过程记录得清清楚楚,武德间的事实也因反复掩饰而弄得迷离不清,提供今人解读的各种可能。这些已经有无数研究论文加以分析,我在这里只想利用存世和新见文献,揭示太子、齐王身后两家女眷的一些情况。

玄武门之变

  李建成夫妇墓志,几年前在西安南郊出土,当时在葛承雍先生处见到拓本,新出《秦晋豫墓志搜佚续编》(赵文成、赵君平编,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5年7月出版)收录了二志拓本。建成墓志题作《大唐故息隐王墓志》,内容极其简单:“王讳建成,武德九年六月四日薨于京师。粤以贞观二年岁次戊子正月己酉朔十三日辛酉,葬于雍州长安县之高阳原。”真是惜墨如金的文字,除了新提供了下葬的时间、地点,其他皆阙如。建成妃墓志题作《大唐故隐太子妃郑氏墓志铭》,逾千字,内容极其丰富,尽管对事变仍讳莫如深,且全文用典颇多,解读不易,但对郑氏家世、去世、享寿及丧事皆记载清晰。


  志载郑氏卒于上元三年(676)正月三十日,享寿七十八岁,即在事变后又活了五十年。她与太宗为同一年出生。太子建成死时年三十八,较其妻年长十岁。墓志述事变后:“而泰终则否,福极生灾,祸构春闱,刑申秋宪。妃言依别馆,遽沐殊私,栋折榱崩,更倚栖游之地;巢倾穴毁,重承胎卵之仁。”太子之死当然是伏法,其妻也从东宫迁出,但不久即获得新皇恩典,重新得到栖息之居所。墓志载其卒于长乐门内,或即其寓所。“殡于第五女归德县主之宅”,“祔葬隐陵之侧”。知太子除五子外,至少还有五个女儿,其女封归德县主,即其女眷仍保留了基本待遇。志题称“隐太子妃”,太子墓称“隐陵”,也即承认建成曾任太子的经历,其墓得称陵,尽管未必有其实。


  太宗在贞观十三年(639)让己子赵王福出继建成一房,赵王夫妇墓志已经出土;以曹王明出继齐王一房。其中最吊诡的就是,曹王李明的生母杨氏,就是齐王元吉之妃,也就是太宗的弟媳妇。杀弟而夺其妻,宋代理学家肯定大加挞伐,唐代则罕有议论。据说长孙皇后去世后,太宗因宠爱杨氏,欲立其为后,为魏征谏止。以齐王妻所生子出继齐王,确实是很妥当的安排。特别要提到的是,曹王后人李皋为中唐名臣,是宗室中难得的人才。


  虽然杀了太子和齐王诸子,但在皇权危机解除后,太宗对兄弟之诸女则仍落实待遇,封县主嫁人,平稳生活。太子诸女,除前引怀德县主外,还有下文要特别介绍的闻喜县主李婉顺。齐王女则有怀仁县主,墓志由初唐四杰之首王勃撰写,见于日本存唐抄《王勃集》残本,十年前已收入拙辑《全唐文补编》卷一六。从墓志可以解读出来的情况是,在齐王被杀后,至少有五个女儿活了下来。齐王妃杨氏似乎是带着女儿进入太宗的后宫,“抚幼中闱”。县主卒于总章元年(668),年四十四,也就是说其父被杀时仅二岁,未必断乳。到贞观十八年(644)二十岁,获封怀仁县主,出嫁天水姜氏,即唐初有名的外戚家族。尽管杨妃抱女入宫侍奉二伯,有些悲壮,但因其后为太宗所宠信,连带她的女儿也没受太大委屈。所谓“奉盥饵于前厢,侍温凊于侧寝,二尊齐养,诚周于造次之间”,只有温暖,没有仇恨,杀夫杀父的痛苦,在这里都没有痕迹,只有皇上的恩德。王维的《息夫人怨》:“莫以今时宠,能忘旧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用在这里正恰当。


  隐太子第二女李婉顺,嫁贞观名臣刘林甫之子刘应道,卒于龙朔元年(661),享年不详。刘应道对她一往情深,亲自为妻撰写墓志,刘应道死后又由其子刘献臣撰文(二文均收入《隋唐五代墓志汇编》陕西卷第三册),所记家庭生活和夫妻感情极其细腻动人。刘应道说,其妻年十七封闻喜县主下嫁,二人成婚共同生活达二纪,即二十四年,由次逆推,其成婚当在贞观十二年(638),出生大约在武德四年,即事变发生时约五岁。刘应道讲了许多其妻的优点,如谦裕从顺,和睦家人,治家有方,管理得体,都是应有之义,比较独特的是以下这一段:“少而志学,及长逾励。壸务之余,披省无辍。虽名家之说,未足解颐;而历代之事,其如抵掌。至于艺术方技,咸毕留思;诸子群言,鲜或遗略。雅好文集,特加钦味。每属新声逸韵,无亏鉴赏。至若目见心存,耳闻口诵。始窥文而辩意,未终篇而究理。与仆并驱于畴昔,余每有愧焉。及陈废兴,叙通塞,商榷人物,综核名理,抗论发辞,莫不穷其指要,实有大丈夫之致,岂儿妇人之流与!而固存撝挹,耻于眩曜,与朋类常谈,未尝及乎经史。不有切问,终日如愚,虽亲亲之伦,竟无睹其奥者。”


  说她从小就养成读书学习的良好习惯,结缡后于料理家事外,成天忙着读书,所看并不以名家诗文为限,且熟悉历代史实,能够扺掌而谈,对艺术、方技、诸子百家尤其抱有浓厚兴趣,而且记性好,理解、分析、鉴赏能力都极其出众,能“辩意”、“究理”,有思辨能力。“及陈废兴,叙通塞,商榷人物,综核名理,抗论发辞,莫不穷其指要,实有大丈夫之致,岂儿妇人之流与!”特别要将这几句再引一下。刘应道说其妻在闺室以外,“终日如愚”,绝无任何风采,但夫妻相对,关门聊天,则具有大学问家的气势,纵论历代王朝的兴亡得失,评述历朝政治的举措是非,雌黄历史人物,且都能深入得其指要,议论皆具理论高度。刘应道赞其妻“有大丈夫之致”。可惜身为罪人之女,得保首级为幸,所知一切,只能向帘儿下面低语,其畏祸避世之情可想。刘应道官至秘书少监,早年藏书即达六七千卷之多,晚年更受诏编录四部群书,结交遍天下,是有识见的博达之士。其妻死后,他历二十多年不再娶,以夫妻共同生活的正室维持原状,自己居于东窗下八九尺之地直到去世。他对妻子的赞誉值得信任。在李婉顺身上是否可以推知一些其亡父的影子呢,难说,毕竟她五岁就丧亲了,但也不能完全否定吧。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

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