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桂陵之战”遗址

2017-02-13 05:55:20 关键词:


  历经风雨冲刷、战火洗礼和黄河淤积,桂陵之战遗址早已淹没在历史的风尘中。1997年8月,我市建造了“桂陵之战遗址”碑亭,又于2009年对“桂陵古井”进行修缮。如今,这两大景点吸引着无数游人。


  义战亭和桂陵古井


  从曹州牡丹园东大门进去北拐,便可见一座灰色的碑亭,亭下是一块黑色的石碑,正面镌刻着“桂陵之战遗址”几个字。碑亭高10余米,由一色的青石建造,亭下是三级石台,六根龙柱支撑起顶棚,整个结构呈正六边形。龙柱上雕刻着龙、祥云等图案。碑亭正上方有一块较小的横碑,上书繁体“义战亭”三个字。石碑高约五米,高大厚实,背面记载着桂陵之战的历史及开发该遗址的过程。俯身查看碑座,其侧面刻有龙、麒麟、牡丹和荷花等图案,具有浓厚的民族图腾感和菏泽乡土特色。碑亭周围,垂柳依依,芳草萋萋,令人心旷神怡。


  从碑亭向西北行走约300米,有一眼古井,旁边的金属标识牌清楚地彰显着其身份桂陵古井。井口直径约一米,由青石垒就,内呈圆形,外呈正八边形,靠近地面处有一层铁丝网。透过这层铁丝网,可以清楚地看到清澈的井水,水面距离地面约五米。金属标识牌对这眼古井进行了记载。1980年前后,曹州牡丹园附近村民在此处打井时,挖到地下10米处,正好挖出此井。至于这眼井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大家无从知晓。后来,居民在清淘时发现陶制生活器皿10余件,大家称其为“井套井”。后经考证,这眼井应为桂陵之战时,屯驻此地的将士为解决用水问题所造。目前,这眼井深16.9米,井底为碎石,水如泉涌,质地甘冽。


  遗址背后的“桂陵之战”


  “红柿风摇一树灯,夜来忽聆箭镞鸣;月黑自显刀光暗,风骤才知马蹄轻;围魏救赵齐歼魏,运筹尚需将劳兵;军师挥扇气神定,闲笑庞涓啮齿声。”这是菏泽知名学者赵统斌《曹州风物图咏》中的“桂陵之战遗址”诗。整首诗写得像一幕幕电影,仿佛让人回到了战国时期的桂陵古战场上。


  两千年岁月峥嵘,一万里江山纵横。公元前353年,魏国为称雄天下派兵攻打赵国。赵向盟国齐国求救。齐威王命田忌为元帅、孙膑为军师发兵救赵。孙膑采取了“声东击西”、“避实就虚”的作战方针,提出了“围魏救赵”的主张,并将重兵埋伏在桂陵一带。魏国统帅庞涓接到魏都急报,仓惶从赵国退兵。齐军佯退,庞涓率师掩杀,穷追不舍至桂陵处。齐军以逸待劳,孙膑一声号令,伏兵四起,将庞涓围在当中。庞涓虽左冲右突,但孙膑布阵有方,变化无穷。结果,庞涓损兵折将,自己也被生擒。桂陵之战是齐国进入战国时期后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也是中国历史上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之一。


  漫步曹州牡丹园,巍峨高大的“桂陵之战遗址”碑亭和苍老古旧的桂陵古井,无不昭示着这块看似普通平常的土地上曾经有过的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建亭修井保护遗址


  “桂陵之战”的确发生过,但地点却众说纷纭,有牡丹区、曹县和河南长垣三种说法。以前,这些说法均无详细记载,又无实物依据,加上不少学者认定“桂陵之战”和《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记载的“马陵之战”是一回事,“桂陵”就是“马陵”,使得“桂陵之战”遗址更难以确定。


  说起“桂陵之战”不得不提到一个人“菏泽孙膑研究第一人”、原菏泽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孙世民。为考证“桂陵之战”遗址,他查阅了大量历史文献,做了长时间的社会调查。在掌握了详实的史料基础上,他于1988年4月在菏泽召开了“桂陵之战遗址论证会”。来自河南大学、山东大学、山东社科院等20多家单位的30多位史学界知名人士,从考古、历史、军事、地理、地名、传说等方面,经过论证比较,确定“桂陵之战”发生在今曹州牡丹园一带。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历史研究的深入,我市不少学者,如韩达夫、荣海生,都从不同角度论证了“桂陵之战”遗址在今曹州牡丹园一带。


  千古胜地终现异彩,金戈铁马已为犁锄,鼓角远去,笙歌渐起。两千年过去了,沟壑纵横、树木茂密的桂陵古战场,变成了享誉海内外的国花名园,这里变得和平、安宁。今天的“桂陵之战遗址”碑亭和桂陵古井已经成为曹州牡丹园内的两大著名景点,吸引着无数海内外游客。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