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刘邦的开国功臣英布被谁杀死的?

2017-02-13 05:49:40 关键词:

  英布是六县(今安徽六安)人,起初追随项梁项羽,跻身霸王帐下五虎将,被封为九江王;后来反水,又从刘邦手里拿到了淮南王的官印。他与韩信、彭越功相近、爵相当,并称汉初三大名将。

  英布也是平民出身,据说小时候有人给他算过命,说他受刑之后会被封王赐爵。壮年以后,他果然犯法,被处以黥刑(又称黥布)。按道理,这是坏事,理当沮丧,但英布的表情却像拣了涨停板,欣然笑道:“别人给我相面,说我受刑之后能封王,看来是真的?”

  天下烽烟四起,英雄浑水摸鱼。英布在湖南一带投靠番君吴芮(吴芮初为番邑令,深得民心被尊称为番君),并且娶了他的女儿。有了地头蛇的支持,他顺利召集数千人马,加入反秦的行列。这家伙确实能打仗,出手不凡:在清波(今河南新蔡西南)攻击秦军,大获全胜,随即引兵向东,带枪投靠人多势众的项梁,成为他帐下最为勇敢的将军。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封爵很高——项梁立熊心为怀王后,自号武信君,封英布为当阳君。

  英布打仗经常以少胜多,为楚军赢得了广泛的敬重与信服。因为这些原因,项羽入关后分封十八路诸侯,其中英布为九江王,都六;霸王帐下的五虎将中,他是唯一一位王爷。

  立国之后的英布对项羽的状态大变。项羽出兵攻击齐国的田荣,向英布征兵,只得到区区4000人;彭城遭遇刘邦围困,英布也托病不救。项羽因此对英布生出满肚子意见。他多次派人召英布,英布都不敢去。当时敌人太多,北边有齐赵,西边有刘邦,都是麻烦策源地,再说英布毕竟是个难得的将才,项羽尚有爱才之心,所以也就没有立即解决他。

  彭城之战,刘邦惨败。退到下邑,张良提出下邑之谋,要刘邦以王位为诱饵,调动韩信、彭越和英布的积极性,从战略上包围项羽,派隋何出使九江,游说英布。从此英布便跟随刘邦做事,一路帮助刘邦。项羽打仗至九江,围攻英布,英布只好抄小路投奔刘邦。

  韩信是各路诸侯的老大。他活着时,牢牢吸引着刘邦吕后的目光,所以英布和彭越过了几年安稳日子;韩信一死,英布心里就开始打鼓。当年夏天,他正在外边打猎,彭越的肉酱又从天而降,令他内心更加焦虑。按照规定,这肉酱他必须尝尝,但是只吃了一口,惊怒之下,随即恶心吐出,于是世间便有了蟛蜞——长江沿岸的一种小蟹。这种蟹头胸甲略呈方形,螯足无毛,淡红色,步足有毛,穴居海边或江河泥岸,对农作物有害。据说是身上附有彭越的冤魂。

  英布再也无心围猎,匆匆赶回国都,便悄悄集结兵力,部署防御,准备应对突发事件。但他的“小心眼”坏了事。英布的原配,是后来被封为长沙王的吴芮的女儿。英布反楚后,楚军攻破九江,将英布的妻子儿女全部杀掉。英布一朝富贵,自然要夜夜笙歌。他养了不少女人,其中一个尤其得宠。这个宠姬生了病,要去就医,偏巧那医生跟中大夫贲赫对门。这一下,贲赫可找到了巴结领导的门道,便向宠姬大献殷勤,广赠厚礼,还跟她一起在医生家喝酒联络感情。收了人家的礼,自然要帮人家说话。宠姬回过头来在英布跟前夸奖贲赫,说他是温厚长者。英布还是个醋坛子,生怕宠姬养小白脸儿,就责问她:“你怎么会认识贲赫?”宠姬感觉不妙,只能实话实说。听说宠姬跟贲赫私下喝酒,英布的脑海里随即幻化出一顶贲赫送来的帽子,绿意盎然,不觉大怒。



  英布是贲赫的顶头上司,这事又解释不清,无奈之下,他只好泡病号。英布一看,越发坚信自己的判断:贲赫肯定占了自己的便宜。事已至此,贲赫只好效仿彭越的太仆,连夜乘坐递送邮件的传车,赶往长安告密。英布闻听派人追赶,可惜晚了半步。

  英布想,事情肯定已经泄露。既然如此,不能重蹈彭越覆辙,还是先下手为强吧。等朝廷派来调查的使者一到,他立即杀掉贲赫全家,提兵造反。

  可悲的是,英布并不知道,丞相萧何对此并不相信,怀疑是仇家诬陷,建议先拿下贲赫,仔细调查清楚。但英布先动了手,这些程序随即全部省去,贲赫出狱,升为将军。

  听说英布造反,夏侯婴主动去请教前楚国令尹薛公。薛公认为英布造反理所当然:“英布跟韩信、彭越功劳相同,爵位相当,可谓三位一体。如今韩信彭越相继被杀,英布自觉朝不保夕,肯定会造反。”这话靠谱。夏侯婴立即把他推荐给刘邦。

  薛公还分析,英布有上中下三策。上策是东取吴,西取楚,并齐破鲁,传檄燕赵,这样太行山以东,都不再是汉家天下;中策是东取吴,西取楚,并韩取魏,占据成皋与敖仓,则天下胜负难定;下策是东取吴,西取下蔡(今安徽凤台)归重于越,身归长沙,这样刘邦可以安枕高卧,天下无事。

  薛公说:“我估计英布会采取下策。因为他是骊山刑徒出身,缺乏政治抱负;经过奋斗已有王爵,肯定只图自保,不会为百姓以及子孙万代考虑。”薛公果然言中,英布确实采取下策。还是那句话,怪都怪那个相面的,没把他的运气再夸大一点。

  刘邦大喜,立即亲提军马前去平叛。这一点又出乎英布意料。他起兵之初,曾经信心满满地说:“皇上已老,打够了仗,肯定不会再来。其余的将军,我只怕韩信与彭越。如今他们已死,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英布先击破荆,斩杀过去的战友荆王刘贾,然后又击败楚军,随即转兵向西,在蕲西(今安徽宿县南)与汉军相遇。刘邦远远地责问他:“你为什么要造反?”

  英布:“因为我想当皇帝!”

  以局部敌全国,当然是痴心妄想。英布屡败屡战,最终只得带着100多人,南渡长江逃命。当初番君吴芮劝进有功,被刘邦封为长沙王,此时吴芮已死,其子吴臣在位。英布曾经是吴臣的姐夫,此时吴臣会拉他一把么?当然会,不过是要把他朝地狱拉。

  吴臣派人告诉英布,自己愿意跟他一起逃向南越。英布走投无路,只能信以为真,于是跟吴臣的使者去了番阳(今江西波阳县东)。结果这员猛将在番阳兹乡的一个农民家中,丢了性命。

  这是公元前196年的事情。那一年真是刘邦事业的丰收之年:两个韩信(韩王信、淮阴韩信)以及彭越、英布,前仆后继,全部向阎王报到,后顾无忧。当然,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刘邦尝过项羽的箭后,又尝到了英布的箭(刘邦平定英布时胸部中箭),这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他生命的最终进程。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