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分析

2017-02-13 05:37:31 关键词:

  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皇帝、民族英雄之一。但是,近几十年以来,我们的主流历史学家对汉武帝的褒扬多集中在汉武帝的对内“大一统”策略,对于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这样具有世界历史意义与中华文明发展的里程碑式的壮举却遮遮掩掩,不能给予充分评析,往往在肯定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对于巩固汉王朝的统治与加强了对外文化交流之后,马上就斥责汉武帝“穷兵黩武”,耗尽了汉初以来“休养生息”所积累的财力、物力,加剧了阶级矛盾,使汉王朝由盛而衰。对于这样带有偏见的言论,本来不值一驳,但是这些年却原来越猖狂,混淆视听、误人子弟、贻害无穷,不得不辑文予以严厉反驳。由于笔者的学识有限,加之数据不足,写作也很仓卒,不足之处肯定很多,希望大家能够谅解,更希望能有高人能够另作大作,以正视听。

  一,匈奴的威胁

  匈奴是中国北方草原上的一个古老的游牧民族,在战国时期开始兴起并成为中国北方的一大威胁。中国中原的富庶对于居住在寒冷荒凉地带的匈奴来说,一直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战国时期中国北方边界上秦、赵、燕等三国为了抵御匈奴的入侵,不得不修筑长城以加强防御,并派重兵把守。

  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派蒙恬、王离率30万大军出击匈奴,收复了丰润的河套地区,并给予匈奴人以重创,匈奴被迫逃往漠北,有十多年不敢南下。但是不久中原大乱,

  匈奴趁农民起义、楚汉相争,无暇北顾之机再度崛起。

  冒顿即为为匈奴单于后,励精图治,匈奴实力明显加强,成为了中国北方草原上的一个超级强国。彪悍的匈奴骑兵在其骁勇善战的领袖冒顿单于统率下,四面出击,重新控制了中国西北部、北部和东北部的广大地区。西汉王朝建立后,匈奴依然是汉民族和平生活的重大威胁:“汉兴以来,胡虏数入边地,小入则小利,大入则大利”,“攻城屠邑,殴略畜产”,“杀吏卒,大寇盗”,给西汉北方地区民众带来沉重的灾难,严重危害着中国北部边境的安宁。

  二,汉初的对策

  公元前200年,匈奴大举入侵,汉高祖刘邦率32万大军迎击,却在遭遇“白登之围”,

  最后陈平施美人计,欲献美人给匈奴单于,匈奴阏氏怕汉美女与之争宠,遂劝冒顿单于撤兵,“白登之围”由是得以解脱。“白登之围”充分说明在军事上,汉朝还不足以战胜匈奴。

  此后,刘邦为了全力对付内部封建割据势力,采取了大臣的建议,对匈奴采取和亲政策,出嫁公主,赠送丝绸、粮食等物品,与其约为兄弟,以缓解匈奴的袭扰,一直蒙受巨大的耻辱。在军事上,则主要采取消极防御的方针,尽量避免与匈奴进行决战。汉高祖死后,孝惠帝、吕后时,匈奴骄横无礼,冒顿竟然在给吕后的信里有侮辱性言语,吕后想攻打匈奴,被诸将所劝未行,依旧实行和亲成策。以后几代皇帝莫不如此,然而“和亲”政策并不能遏制匈奴的袭扰活动,汉朝的边患依旧相当严重。文帝初年,冒顿又派右贤王进占了黄河河套以南地区。

  但是在另一方面,“和亲”政策也为汉王朝整顿内政、恢复经济、发展生产、增强实力提供了必要的条件。文、景时期,推行黄老“无为而治”的统治政策,使凋敝的社会经济较快地得到恢复,整个国家呈现出一片富庶丰足的景象:“汉兴七十余年之间,

  国家无事,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史记?平准书》)如此雄厚的物质基础,为日后汉武帝的战争动员和实施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另外,文、景两帝在位时,即已注意军队,尤其是骑兵的建设,西汉的军事力量也有所增强了。

  三,汉武帝的即位与准备

  匈奴的威胁始终是汉朝的大患,虽然汉初对于匈奴一忍再忍,韬光养晦,以图发展,但是到了汉武帝时代,汉朝已经有了与匈奴决战的条件了。

  公元前140年,年仅16岁的汉武帝刘彻即位,开始了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之一的“汉武帝时代”。

  汉武帝凭借前辈所创造的物质基础,

  积极从事于反击匈奴的战争准备。

  汉武帝在位最初的几年,虽然还延续着前几任的和亲政策,但他一直在寻找机会改变传统政策,彻底击退匈奴,解除边境安全隐患。他曾对大将军卫青说:“汉家庶事草创,加四夷侵凌中国。朕不变更制度,后世无法。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汉元帝时担任西域都护府副校尉的陈汤曾在向中央陈述攻打匈奴的理由时说:“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最能代表汉武帝的想法。)

  此后,积极发展军事力量成了汉武帝的重要任务。他认识到汉军战斗力弱的问题,便积极从匈奴那里学习先进的骑兵突击战术,以及铸造锋利而结实的战斗武器技术等。

  同时,汉武帝不拘成法,大胆起用一些勇猛而功名心强的将领,陆续清除一些思想僵硬腐化的军事将领。

  为加强边防建设,汉武帝将大量民众迁往边境,在那里建立城邑,并对边郡居民进行军事训练。还在边郡设立马苑,大量养马,官府养马达45万匹,奠定了建设大骑兵集团的基础。武帝还创置了北军八校尉,其中四校尉都是为建设骑兵而置。至此,汉朝建立起一支由10万—15万骑兵和数十万步兵组成的强大军队。

  在政治上加强中央集权,具体措施有:贬抑相权,“举贤良文学”以扩大地主阶级统治基础,举行封禅典礼以提高皇帝威望,实行“推恩法”以削弱地方势力,任用酷吏以保证专制措施畅行全国等等。

  在经济上征收商人车船税,实行盐铁官营政策,以增加战争物资储备等等。经过苦心经营,全面造就了战略反击匈奴的军事、经济、政治条件。

  于是汉武帝以其巨人的手臂,揭开了大规模战争的帷幕。



  四,决战决策的议定

  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匈奴派人来向汉武帝请求和亲,汉武帝召集公卿大臣商议。

  大行王恢对汉武帝说:“每次汉匈和亲,不过几年匈奴就会背叛和约。不如拒绝和亲,并派军攻打他们。”

  御史大夫韩安国反驳说:“千里而战,兵不获利,匈奴兵马快人强,难以制服。汉军千里迢迢到匈奴之地去征战,必定人困马乏,匈奴人以逸待劳,我军很难取胜。所以还是答应与匈奴和亲为妙。”

  其它大臣大多都附和韩安国,汉武帝于是答应了匈奴的和亲要求。

  第二年,大行王恢向汉武帝上书说:“匈奴刚刚和汉朝和亲,一定以为边境上平安无事,如果乘机引诱他们,然后伏兵袭击,一定能击破匈奴。”汉武帝再次召集大臣讨论。

  王恢说:“臣听说战国时的代国,是个小国,北有强胡之敌,内连中原之兵,然而却能安居乐业,仓廪丰实,匈奴不敢轻易侵犯。如今以陛下神威,国家一统,匈奴却侵盗不已,这是因为不怕我们的缘故。臣认为应该发兵进攻。”

  御史大夫韩安国又表示强烈反对,他说:“臣听说高祖皇帝曾经被匈奴人包围在白登,七天七夜找不到食物,得不到后援,等解围之后,也就没有了当初的愤怒逞强之心。圣人当宽宏大度,不能以私怒而伤及天下,所以高祖皇帝与匈奴和亲,至今已五世平安了。臣以为还是不发兵进攻为好。”

  王恢也不甘示弱,立即反驳道:“高祖皇帝披坚执锐,在战场上厮杀几十年,还会惧怕匈奴兵?他之所以不报白登之仇,并非力量办不到,而是争取时间以休天下之心。如今匈奴屡次侵扰边境,以致士卒死伤无数,这是仁德之人应该为之痛心的。臣以为应该进攻。”

  韩安国又以汉军长驱作战容易被敌人切断退路为由,竭力反对进攻匈奴。王恢紧接着又进行了反驳,他说:“臣如今所说的进攻,本来就不是你所指的发兵深入,而是顺从匈奴单于的贪欲,将他引诱到边境,然后我们选择精锐骑兵和壮士在暗中埋伏,守住各处要道,这样必定可以大败匈奴,生擒单于。”

  汉武帝早就想进击匈奴,听了二人的辩论以后,决定采纳王恢的建议,发兵攻打匈奴。

  元光二年(公元前133年),武帝命马邑人聂翁壹出塞,引诱匈奴进占马邑,而以王恢统领30余万军队埋伏近旁,企图一举歼灭匈奴主力。单于引骑十万入塞,发觉汉军的诱兵计划,中选退归。从此以后,汉匈两国的邦交从此破裂。匈奴屡次大规模进攻边郡,汉军在有效的抵御了匈奴的入侵后,不断发动大规模反击和进攻,汉匈大决战拉开了帷幕。

  五,汉匈大决战

  (一),河南、漠南之战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匈奴骑兵进犯上谷、渔阳等地,汉武帝避实就虚,实施反击,遣卫青领兵从云中出击,北抵高阙,迂回至于陇西,夺回河套一带。汉武帝在那里设置朔方郡,并重新修缮秦时所筑边塞。同年夏,汉武帝募民十万口徙于朔方。河南之战,解除了匈奴对长安的直接威胁,为汉军建立了一个战略进攻的基地。匈奴贵族不甘心失去河南这一战略要地,数次出兵袭扰朔方,企图夺回河南地区。

  汉武帝得朔方后,匈奴连年入侵上谷、代郡、雁门、定襄、云中、上郡。汉武帝于是决定反击,发起了漠南之战,时在元朔五年(前124年)春。当时卫青任车骑将军,率军出朔方,进入漠南,反击匈奴右贤王;李息等人出兵右北平,牵制单于、左贤王,策应卫青主力军的行动。卫青出塞二三百公里,长途奔袭,突袭右贤王的王廷,打得其措手不及,狼狈北逃。汉军俘敌1万多人,凯旋归师。

  这一仗的胜利,进一步巩固了朔方要地,彻底消除了匈奴对京师长安的直接威胁,并将匈奴左右两部切断,以便分而制之。

  次年二月和四月,新任大将军的卫青两度率骑兵出定襄(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

  前后歼灭匈奴军队一万多人,扩大了对匈奴作战的战果,迫使匈奴主力退却漠北一带,远离汉境。这就为汉武帝下一步实施河西之役并取胜提供了必要条件。

  (二),河西之战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命霍去病将兵远征。霍去病自陇西出兵,过焉支山,西入匈奴境内千余里缴获匈奴休居王的祭天金人。同年夏,霍去病由北地出击,逾居延诲,南下祁连山,围歼匈奴。这次战役,沉重地打击了匈奴右部,匈奴浑邪王杀休屠王,宰部四万亲人归汉。汉武帝分徒其众于西北边塞之外,因其故俗为五属国。后又迁徙关东贫民七十二万余口,充实陇西、北地、西河、上郡之地。西汉王朝又在浑邪王、休屠王故地陆续设立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汉武帝得河西四郡地,不但隔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而且沟通了内地与西域的直接交通,这对西汉和匈奴势力的消长,发生了显著作用。河西水草肥美,匈奴失河西,经济受到很大损失。所以匈奴人唱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河西之战,给河西地区的匈奴军以歼灭性打击,使汉朝统治延伸到这一地区,打通了汉通西域的道路,实现了“断匈奴右臂”的战略目标,为进一步大规模反击匈奴提供了可能。

  (三),漠北之战

  过河南、漠南、河西三大战役的打击,匈奴势力遭到了重创,汉军已完全占有了这场旷日持久反击战争的主动权。然而匈奴不甘心失败,仍继续从事南下袭扰的活动。并采纳汉降将赵信的建议,准备引诱汉军主力至沙漠以北地区,寻机加以歼灭。

  汉武帝为了彻底歼灭匈奴主力,从根本上解决这一边患问题,在经过充分准备后,决定对匈奴采取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带领十万骑,“私负从马几十四万匹”,步兵及转运者数十万人,分别从定襄、代郡出发,向漠北穷迫匈奴。

  卫青出塞后,得知匈奴单于的战略意图,即率主力直扑单于所在,

  横渡大沙漠,北进几百公里,寻歼单于本部。同时命令李广、赵食其率所部从东面迂回策应。不久,卫青部主力与匈奴单于相遭遇。卫青下令用武刚车环绕为营,以防匈奴军的袭击,接着便指挥5000精骑向单于军发起猛攻,单于即遣一万骑应战。

  双方鏖战至黄昏,大风骤起,飞沙扑面,两军难辨彼此。卫青乘势分轻骑从左右迂回包抄。单于见汉军人多势众,自度无法取胜,遂带数百精骑突围,向西北逃遁。卫青发现单于潜逃,即派轻骑连夜追击,自率主力随后跟进。是役虽然未能擒服单于,但一举歼俘匈奴军19000人,挺进到寘颜山的赵信城,尽烧其城和匈奴积粟而还。

  在另一个方向,霍去病率军出代郡和右北平,北进1000余公里,渡过大漠,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尽歼其精锐,俘获屯头王、韩王以下70400余人。左贤王及其将领弃军逃逸,霍去病乘胜追杀,直抵狼居胥山,然后凯旋班师。

  漠北之役是汉匈间规模最大,战场距中原最远,也是最艰巨的一次战役。是役,汉军虽然付出了很大代价,但共歼匈奴9万余人,严重地削弱了匈奴的势力,使得其从此无力大举南下,造成了“是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的局面。

  汉军占领了朔方以西至张掖、居延间酌大片土地,保障了河西走廊的安全。这时,汉在“上邢、朔方、西河、河西开田官,斥塞卒六十万人戊田之”,逐渐开发这一地域。

  经过这几次重大战役以后,匈奴力量大为衰竭,除了对西域诸国还有一定的控制作用以外,不能向东发展。百余年来,中原所受匈奴的威胁,到此基本解除了。

  六,汉武帝反击匈奴的伟大历史意义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农耕民族完全战胜游牧民族,从根本上摧毁了匈奴赖以发动骚扰战争的军事实力,使匈奴再也无力对汉王朝构成巨大的军事威胁。战争中,匈奴被歼人数累计高达15万之多,无力再与汉朝相抗衡。匈奴失去水草丰盛、气候温和的河南、阴山和河西两大基地,远徙漠北苦寒之地,人畜锐减,开始走向衰落了。这为后来东汉时期彻底击垮匈奴,迫使匈奴一部分南附,一部分西遁西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具有十分问深渊的历史意义。

  (一),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是中华文明的保卫战

  自黄帝击败蚩尤,统一了中原,开创了华夏文明以来,华夏文明历经五帝、夏、商、西周、春秋、战国、秦,逐渐发展巩固,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华文明。

  但是在战国以来,匈奴的不断强大始终威胁着中国,匈奴人一直垂涎与中原的富庶,不断南下袭扰中原,给中原人们带来了极大的破坏!

  秦末汉初,在杰出的匈奴首领冒顿单于励精图治下,匈奴成为了一个草原超级强国,并不断出击,占据了草原周围很多地方,并试图侵占富庶的中原,威胁中华文明的生存!(中华文明是由沿着黄帝时代的华夏文明发展演变而来的,不是**个民族文明的集合体!如果匈奴占据了中原,以游牧文明代替了华夏文明,今天还有中华文明吗?!)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从根本上摧毁了匈奴赖以发动骚扰战争的军事实力,成功的保卫了华夏文明,实为中华文明发展的里程碑式的壮举!

  (二),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极大的振奋了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

  匈奴在草原上举起以后,几乎所向无敌,差不多没有那个民族能够抵挡住匈奴铁骑的马蹄,不少民族在匈奴的铁蹄下消亡或者屈服。匈奴凭借其武力推行惨无人道的霸道和霸权。

  在匈奴的霸权主义扩张下,只有中华民族予以了坚决的抵抗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战国时期赵国的名将李牧曾经给予匈奴一定打击,秦始皇时期蒙恬、王离主动出击收复河套地区,这样的一系列胜利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匈奴对中原的入侵,但是没有给予匈奴有力的打击,得到决定性的胜利。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从根本上摧毁了匈奴赖以发动骚扰战争的军事实力,使这个草原上的昔日超级大国轰然倒塌,汉王朝成为了东方的超级大国,虽然中华民族并没有向匈奴那样推行惨无人道的霸道和霸权,但是通过这样的胜利,汉王朝声名远扬,四海臣服,华夏儿女能够非常自豪的宣称“我们是汉人!”,并形成了“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民族豪情,极大的增强了中华民族的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成为了中华民族雄立世界东方的坚实的精神文化基础!

  (三),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是中华文明稳固发展的基石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解除了匈奴对中华文明存亡的威胁,使中华文明得到了一个相对安定的长期发展环境,在汉武帝及以后的三百年间,是中华文明发展的又一个黄金时代,极大的充实了中华文明,增强了中华文明的厚度与抵御外来文明的能力。

  同时,这样的胜利极大的增强了中华民族的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形成了“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民族豪情,增强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与向心力。

  这些是中华文明在“五胡乱华”时代能够很好的得以保存发展、唐朝能够再次击灭突厥、宋朝亡国之后中华文明没有因此断绝、明朝成功复国复兴中华文明、明朝亡国之后中华文明依然没有断绝、近代西方文明的强势扩展下中华文明能够顶住压力、当代的中华文明复兴的基石!

  (四),加强和巩固边防建设,促进中国与中亚、西亚各国人民的友好往来开辟了道路

  汉武帝在反击匈奴的同时,移民垦边,加强了北部的边防。在对匈奴作战过程中,汉朝为了争取与国,曾派遣张骞等人通西域,扩大了中外交流。而对匈奴战争的胜利,则帮助解除了东北、西北各少数民族所受匈奴的威胁,送去了汉族先进的农业、手工业技术和文化成就,促进各族人民的通商和友好往来,推动了边疆少数民族的发展和民族间的融合,也使中国同中亚、西亚各国的经济文化交流比较通畅地开展起来。

  (五),促进了军事的进步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农耕民族完全战胜游牧民族,在世界历史上为农业文明抗击、反攻游牧民族的侵扰提供了典范。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推动了中国骑兵队伍的建设,积累了大规模骑兵作战的经验,促进了战术的革新。

  汉匈决战的战争纷繁复杂,不乏经典战例,为后来的隋唐反击突厥、宋朝抗击辽夏金蒙、明朝反击蒙古等与游牧民族的战争提供了范本,也为军事理论研究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