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历史上真实的秦桧是个什么样的人?

2017-02-16 06:55:26 关键词:

  历史上真实的秦桧是一个凭借无任何道德底线、足够心狠手辣和辅佐的皇帝(宋高宗赵构)够奇葩够无耻而胜出同辈,最终成功掌握了南宋朝政大权还差点干掉宋高宗黄袍加身的、非常成功的间谍。古今中外带路党之楷模。


  1、历史上的秦桧不是主和派,而是金人安插在南宋内部的内奸。

  主和派是说战略主张保守,但秦桧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二次为相后的所作所为,主观动机和实际效果都是彻底破坏了南宋的国防力量,后期甚至还起了篡位之心(这点附下史料依据:《三朝北盟会编》卷220、《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64:王循友乞加秦桧九锡,虽不行,俄自知镇江迁循友知建康府,识者不敢言,惟以目相视;《会编》卷168:元圣之称、九锡副车之请、秦城王气之献,彼固欲以媚桧也,桧乃忻而受之,其何为也?邪桧而不死,则中兴事业未可知也;《要录》卷170:(赵构对大臣语)此乃大臣(指秦桧)所为,不欲朕知天下事耳;《朱子语类》卷131:(秦桧死后赵构对心腹大臣语)朕今日始免得膝裤中带匕首),这已经不是战略主张激进和保守的分歧了,而是干脆要把国家玩完的节奏。所以真要论路线分歧的话,公认的南宋初年的主和派代表是赵鼎,没有秦桧什么事儿。而且主和主战两派之间也远不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赵鼎和岳飞的关系就很好~

  可能有人接着会奇怪:秦桧脑子抽了么为什么非要替金人办事儿呢?从金国都跑回南宋了,不能趁机反水从此真心开始作大宋忠臣么?

  答案是秦桧如果不替金人做事,就做不了宰相,也就没有做宰相期间的荣华和权势了。

  南宋开国之初人才济济,几任宰相中,李纲战略眼光宏大手段果决是栋梁之才;吕颐浩老辣干练通晓军事;张浚年少有为主战坚决而且名望很高;赵鼎持重圆融善于协调人际关系,而且为人颇为厚道。其他级别的文臣也有一大帮能人。而秦桧这人并没什么特出的才干,还有靖康之变后被金人俘虏了好几年的交代不清楚的黑历史,本来怎么也轮不到他出头。之所以后来还能挤进中枢,只是因为宋高宗一心要求和,需要有人和金国搭关系;而秦桧恰好在被俘期间成了完颜昌的亲信(完颜昌攻打楚州时秦桧就在其军中),自己的一些亲戚故旧如郑亿年也作了金国、伪齐官员,所以就他能和金国决策者说上话。

  所以如果主战,那当时南宋全国上下不分文武贵贱南人北人都主战,秦桧又没什么特殊才干和资源,自然也就出不了头;但是如果主和,那除了他别人都干不了这事儿,地位和相应而来的权力也自然就有了。 因此秦桧要保住自己的权位就只能顺应金人的要求走,否则就要面临舍弃荣华富贵的选择。

  同样的,因为秦桧的这个带路党身份和这个个人利益完全绑在金国战车上的屁股,在杀岳飞一案中,秦桧也不是所谓的皇帝的替罪羊,而是责任基本等重甚至可能更重的共犯。因为如果不杀岳飞,金国和南宋之间的力量对比就还是不平衡,即便缔结和约也很难长久(关于这点更详细的分析可参考:岳飞到底为什么会死以及赵构为什么要议和),他的个人利益就还是保不住。所以动机上他是和宋高宗同样强烈甚至可能更强烈的。而实践操作中,从操纵台谏攻击岳飞迫使岳飞罢官,到逮捕、刑讯岳飞,也都是他和他的党羽万俟卨罗汝辑等一手操办的。有的宋史大家如邓广铭先生,甚至认为岳飞最后的被害也是秦桧先斩后奏,因为岳飞一案最后的审判程序如果按常规走,是和岳飞被害时间对不上的。

  总而言之,杀害岳飞这件事情上,秦桧最轻也是和赵构狼狈为奸,而不是替人背黑锅。或者说如果没有他,赵构再昏庸无耻不以国家百姓为念,岳飞最后的结局也未必会是冤死,甚至南宋也未必会议和、中兴大业也未必会功亏一篑。因为赵构这个人虽然残忍昏庸,但如果中枢的宰相得力,他想干坏事儿也干不了,还是能被震慑住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和秦桧也算是互相成就。少一个历史都不是现在的样子。

  2、脾气暴虐,涵养很差,得罪人很多,是性格非常急躁外露没什么城府的一个人。

  具体的例子如建炎初年他刚回南宋的时候,就和自己的故交好友翟汝文、当时官职也很高的一位官员吵翻了,而且是在政事堂也就是总理办公室隔着办公桌互相对骂。这在当时是很没品很出格的事情,一度传的沸沸扬扬并被视为士风日下国之将亡的表现;

  绍兴年间二次为相的时候他又和张浚、赵鼎陆续交恶。向来以涵养好人缘好著称的赵鼎在离开临安时和他公开冲突,而且又是非常失读书人礼仪的当面对骂互吵;

  他自己独擅相权以后,连自己的党羽都时常清洗更换,张俊万俟卨等人或废或贬,很多到他死了才重新被召回来。始终没有交恶的只有一个王次翁。

  3、被他害的最惨的其实不是武将,而是文臣。

  武将里面秦桧其实就害了一个岳飞一个韩世忠,其中韩世忠还因为岳飞保护没害成。再就是害死了两个中层将领牛皋和邵隆。

  真正被他害的惨是文官们。直接下狱杀害的有胡舜陟,流放岭南最后逼着自杀的有赵鼎,其他流放出去很多到死都没翻身的包括李光张浚胡铨王庶等等等等,可以拉很长一个名单。这里面很多人都是宰相副宰相的级别,受到这样的对待,在当时是非常不可想象的事情。——宋代搞政治斗争比较温和,就算真。谋反也就是流放了事不搞人体消灭,没有像秦桧这么玩的。

  而流放编管的这帮中最倒霉的大概还是洪皓。号称宋代苏武,在金国关了十几年都没死,绍兴第二次和议后归国,就因为跟秦桧说了一句“你在金国的故人向你问好”就被贬黜致死。原因无非因为戳了秦桧的痛脚~

  4、宋体字不是秦桧发明的。

  宋体字是宋代出现明代流行(据知友的指正,道谢)的印刷字体,毛笔写不出来。而秦桧的字有存世的真迹,网络上就有图片,搜着一看就知道和宋体字没任何相像之处。

  顺便以此答案求“宋体字是秦桧发明的”这个谣言到底是打哪儿出来的。。

  5、有个很坑爹的老婆而且怕老婆怕的要死,怕到搞出了私生子都不敢认。

  秦桧的老婆王氏是北宋神宗朝宰相王珪的后代,但嫁给秦桧时家道已经转衰(王珪本人在当时的风评就不好,晚年的政治际遇也很差;身后名声在徽宗朝更是几起几落,所以到他的孙女也就是王氏这一辈时已经混的不咋地了——他的另一个孙女也就是王氏的姐妹,嫁给了宋哲宗废后、在徽宗朝也还是人人避讳的冷宫废后孟氏的侄子,家门之不振可见一斑),没什么政治能量了。但即便如此秦桧也非常怕他这个老婆,可能是因为秦桧自己幼年丧父,家境也不好,最后中了进士被王家招赘还是有自卑心理的缘故,怕王氏怕到即使她不能生育也不敢纳妾的地步。不过后来他还是憋不住和一个丫鬟搞出了一个私生子。但是王氏不但不允许他认这个儿子,还连孩子带妈一块儿撵出了家门;秦桧最后名分上的儿子秦熹是过继的王氏兄长的私生子(王氏她哥也是怕老婆怕到不敢认私生子,所以顺手给秦桧了),秦桧很膈应这个便宜儿子,晚年时看到秦熹看戏时笑的声音太大都会拉着脸郁闷半天。但是也没办法,只能忍到死。

  6、和宋高宗的关系很不好。

  这个其实第一条就说到了。赵构本人是在第二次绍兴和议缔结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看走眼了的——秦桧不是能安心给他当鹰犬的人,否则金国不会在和议条款里说“不许以无罪去首相”。但是生米煮成熟饭后悔已经晚了,所以只能提心吊胆的忍着,末期甚至到了要“靴中置刀”的地步。

  秦桧最后挂掉宋高宗是长出了一口气的。只是为了维护议和的路线正确,不能明着说,只能憋在肚子里。

  7、个人一直觉得秦桧干的最让人拍案叫绝的一件事儿是篡改历史毁档案。杀多少人贬多少人和这个比起来都是毛毛雨。

  被这事儿坑的最惨的还是岳飞。本来秦桧二次为相之后,就开始试着隐瞒岳飞等抗金将领的战功,“辄湮没其实”;第二次绍兴和议杀岳飞之后,更是直接任命自己的党羽沈该、便宜儿子秦熹任史官,大肆篡改起居注,销毁岳飞、岳家军的相关记录(比如档案和战报),同时严禁私人修史。这种行为导致若干年后南宋朝廷为岳飞平反时,明明都知道岳飞功居中兴诸大臣第一但正式记录全找不着了,只能重新搜集;而南宋史学家李心传在编纂《建炎以来系年要录》时,也屡屡抱怨秦桧当政期间编纂的实录错误太多根本没法用。还有南宋初著名的史学家王明清,也在《挥麈后录》里说过:“自高宗建炎航海之后,如日历、起居注、时政记之类,初甚圆备。秦会之再相,继登维垣,始任意自专。取其绍兴壬子岁,初罢右相,凡一时施行,如训诰诏旨与夫斥逐其门人臣僚章疏奏对之语,稍及于己者,悉皆更易焚弃。繇是亡失极多,不复可以稽考。逮其擅政以来十五年间,凡所纪录,莫非其党奸谀谄佞之词,不足以传信天下后世。度比在朝中,尝取观之,太息而已。”

  当然谎言总是有破绽的,已经发生过的历史也不可能凭人力就能彻底删除。很多档案和私人著述秦桧还是没删干净,比如皇帝的诏书秦桧就不敢毁只能放在仓库里收着;他的党羽比如张嵲亲自撰写的一些岳家军部将因战功转官的制词也没毁掉,而是存在了这些人自己出的文集里;还有一些零碎的程序手续记录忘记删了,最后一对改过的材料就能对出来,比如绍兴六年岳飞幕僚李若虚的转官记录就是这样对出来的,等等等等。。但也有没法复原的部分。比如现存的岳家军绍兴十年郾城、颖昌两次大捷的战报就明显是不完整的;岳家军很多将领比如牛皋的战功具体是怎么回事儿现在也不知道了,只有宋史中一句笼统的“(牛皋)战汴许间,功最”和牛皋在此战后一跃升为承宣使的升官记录。

  与此相应的是秦桧也很注意销毁自己早年间的黑历史。例如他二次为相后,就曾试图收缴自己第一次被罢相时的制词,伪造自己曾经上书存赵的光辉事迹。同时还是说,他非常痛恨知道自己早年底细的人,以至好几个从金国九死一生回到故国的南宋使节结局都很悲惨。

  换句话说,历史上真实的岳飞,可以确定比我们根据目前已知史料建立的起的认知还要光辉N倍;同样的,历史上真实的秦桧,也基本可以确定要比我们目前建立的认知还要黑N倍。

  所以历史研究有时候确实需要一些建立在已知史料和常识逻辑之上的、合理的想象力。但很可惜的是,我目前见的绝大多数有想象力的历史发明家们,一般都把劲儿使反了。这真是让人看得很捉急的一件事情。

  8、出身很低各方面品味都很差。

  秦桧家就是个南京的普通读书人家庭,也不富也不贵;父亲早死;老师是北宋南宋之交第一个坑爹卖国宰相汪伯彦。早年作的是教授、太学学正一类的清水穷官,作教授时曾经自己写过两句诗言志,说“若得水田三百亩,此番不作猢狲王”。进京作了太学学正以后也没有什么佳话轶事,倒是同事认为他因为出身寒微而“善于鄙事”,也就是乱七八糟的杂事比如排办酒宴之类的都略懂;但是随后又写他好“嚼齿动腮”也就是磨牙,“号长脚”,听着也不像好话。

  总之秦桧在诗书文章上没有什么才气和水准,除了特别会整人特别能罗织罪名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出的吏才。他的得势是因为变节投靠+逢君之恶+张浚和赵鼎绍兴七年抽了,互相乱斗不说还援引秦桧二次入朝。总之是个历史的巧合,偶然性很大,跟他本人的素质没什么关系。

  不过话说到这里,有件事情我也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我老感觉很多人都喜欢把秦桧想象成一个学问很大、才干很高甚至早年也有过光辉经历的人呢?给一个巨奸大恶危害群体安全的人脸上擦一些粉,会显得错误和屈辱不那么难堪么?还是说中国人大部分还是太善良,老觉得一个人坏透气儿了总得有些原因有些委屈?

  9、不过不管之前混的怎么惨,秦桧第二次当宰相以后混的很开心。

  绍兴和议以后秦桧一开始为了显示“天下太平”,减了一些税,只是可惜,减的都是收不上来的税。

  而且越往后越穷奢极欲巧立名目,外加宋高宗也很能作天天不是游西湖就是跑张俊家喝酒,导致第二次绍兴和议之后到完颜亮南侵之前,南宋的赋税负担远比天天打仗的年月重(《宋史》卷173《食货志。赋税》:“(秦桧在行“经界”也就是重新丈量田地厘定赋税时暗增税额)十分之七八”;《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80:“自经界之后,税重田轻,终岁所入,且不足以供两税,更具体的论证可以看这个答案:南宋高宗如此昏庸,为何没能促成有效的农民起义推翻现有政权?)

  而越到后来秦桧的生活水平越和皇帝不差什么了。例子之一是有一次宋高宗的妃子向王氏抱怨御厨用的青鱼太小,王氏说这不难办我们家大的青鱼有的是,明天就给您送一批。回家以后秦桧得知此事大惊失色,说你这不是明着说咱们家过的比皇家阔绰么?于是第二天送了一批个头也很大的杂鱼进去,赵构一看以为王氏压根不识青鱼大笑一场,事遂平。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