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历时70天 禹借天灾大败三苗

2017-02-13 04:58:10 关键词:

  当三苗氏退守至南荒蛮夷之地,巧妙地利用这片山水以及地势的天然屏障重新壮大崛起,其入主中原的雄心壮志从未泯灭,并在此筹划惊天阴谋。然而北方炎黄部落一直视三苗为叛逆,千余年间用兵不断,甚至将三苗的国军放逐大漠。直到禹继承华夏部落联盟首领后,号召各大氏族粉碎三苗。这场旷世之战成就了禹成为主宰天下的第一氏族,但是三苗氏去了哪里?他们真的就此消亡了吗?

  ■江西是三苗氏的主要蛰伏地

  三苗原来曾经居住在黄河流域,但蚩尤战败后,他的族人并未融入北方的炎黄集团,而是从中原逐步流落到了长江中下游及其以南的广大地区,成为一支广泛分布在南方的庞大的氏族部落。

  就在这个时候,北方的西夏和东夷已经大体融合成华夏整体,在其眼里,三苗已经是不入流的“外化之民”了。

  实际上,三苗并不落后。只不过这一时期,他们潜伏在南方哪些地方呢?在江西境内有他们的身影吗?江西南昌籍的民俗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万建中根据零星的文献记载,追寻到一些三苗氏在江西境内的踪迹。

  相传在夏或夏代以前,居住在今江西境内的土著居民,大致是三苗族(或荆蛮族)及其后裔。有关三苗活动的区域,史料有比较明确的说明。《帝王世纪》中“帝尧陶唐氏……诸侯有苗氏处南蛮而不服。”《吕氏春秋·召类》中“尧战于丹水之浦,以服南蛮。”丹水即今湖北之丹江,是今汉江上游的一条支流,发源于陕东南部终南山,从商县经河南到湖北入汉水,此地正是在与炎黄集团接壤之处;南蛮是以三苗氏为首的南方部落联盟。



  《战国策·魏策一》载吴起说:“昔者三苗之居,左彭蠡之波,右有洞庭之水,文山在其南,而衡山在其北。”“彭蠡”在今之江西鄱阳湖,“洞庭”即今之湖南洞庭湖。“文山”是今何地,还无法确定,大致应在鄱阳、洞庭间靠南部之地。据钱穆先生考证,这个“衡山”,是在长江以北,即今河南南部的伏牛山。

  可见,以三苗氏为代表的苗族族团活动地域大致在今湖北、湖南两省及江西、河南之部分地区。《尚书通考》也云:“三苗之国,左洞庭,右彭蠡,今江州、鄂州、岳州三苗之地也。”三苗居住的范围,不会比华夏地盘小,只是三苗如同后来的“百越”一样,也是种别繁杂。所谓“三”,就是多的意思。

  同时他也认同,赣鄱区域是控扼南方的政治统治中心。新干大洋洲“王陵”位于赣江之滨,富有鲜明的土著文化特色,且和传说的三苗古都邻近,两者之间当有土生土长的历史承传关系。因此有理由说,赣鄱区域是孕育哺养三苗文化的桑梓沃土,是中华上古文化南支最主要的发祥地,也曾经是三苗王国政治都会的所在地。

  据此,可以想象的是,蚩尤一族的后代战败后,在南方秣马厉兵跃跃欲试,一直等着重返中原的机会。

  ■王国的没落

  三苗氏实际上与北方炎黄集团很早就有频繁接触,到大家熟知的尧舜禹时期,双方交往更为密切,不过,文献留下的主要是战争的片段。可见三苗一直在与北方集团武力争雄。

  史料上记载说三苗氏先后与黄帝、尧、舜、禹争霸天下。

  其中在舜即位后,华夏的用兵已移到长江沿岸。这次舜对三苗的征服,更换了手法,取得一些成效。史料上说“乃修教三年,执干戚舞,有苗乃服。”干戚本是兵器,舜用之于舞蹈,以示偃武修德。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法,在三年后,果然达到了分化三苗氏的目的。一些三苗区域不仅被占领,而且也被迫接受强制同化。舜的这次南征很可能到达了临近江西大地的江汉平原甚至更远。而舜南征未归,死后就葬在长江以南的“蛮荒”之地,如今洞庭之滨还有舜的动人传说。

  此后三苗与北方华夏联盟虽曾一度妥协,但三苗仍较强大,始终是华夏集团强有力的竞争者。

  直到禹伐三苗,三苗才遭到摧毁性打击。史书上说这是一场历时七十天的大战。

  以治水为大家熟知的大禹,即位后三苗仍为心腹之患,禹对三苗又进行了大规模的征讨,其出兵的主要理由是:三苗之民反抗剥削,不给舜禹进贡。禹在誓师动员时说:“三苗不敬鬼神,滥用刑罚,违背天意作乱,上天现在号令我们要对它进行讨伐。”这些罪状内容空洞,不过是借口而已。

  当时,三苗地区发生大地震,禹乘机发动大规模进攻。交战开始,战斗十分激烈,互有胜负。突然,战场雷电交加,三苗领袖不幸被箭射中,苗师大乱,溃不成军。苗师大败,从此三苗一蹶不振。此役,三苗氏遭遇天灾人祸以及战事的残酷,杀戮惨极,血流满地,几无人烟,史料记载说“故龙\(蛇\)出于旷野,犬哭于市郊。”

  ■三苗衰亡百越兴

  战争结束以后,三苗作为国家的雏形已不复存在了,但三苗氏真的消亡了吗?那些在江西境内的三苗族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万建中研究认为,禹征服三苗后,三苗族民一部分沦为奴隶,一部分“更易其俗”,最后部分逐渐与华夏族融合而成为华夏族的一部分,还有不少南逃或西奔山区,并入后起的楚民族及发展成后来的苗瑶等民族。

  但更多的还是留在江西境内,与其他的三苗支族相结合。从此,史籍上“三苗”的名称不见了,有可能在夏王朝衰落之际,南方三苗的一支后裔和当地的土著(自然包括江西新石器晚期居民的后代)逐渐融合为一体,这样另一个民族在赣鄱大地兴盛了起来,这个民族的号就是“越”。

  关于三苗与越的关系,《史记·越王践世家》记载说,“越王句践,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一句话道出了三苗与越的渊源关系。史书对此未有更多记载,但因为越与三苗同处一地,它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十分密切。研究者徐松石先生也曾指出:“古代三苗领域的土著,在最东的称为‘于’、‘阳’、‘凤’、‘畎’等夷,后来形成吴越民族,其余则称为荆蛮、扬蛮。苗者蛮之音转,闽也,南夷之名,蛮亦称越。三苗旧地,在商周之世,为古越人之地,应是合乎情理的。”

  古越族正是在古三苗及三苗领域的土著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危姓一族被指为三苗血脉

  几千年过去了,众多专家在史料中披沙淘金,认定当今的苗族与当初雄霸一方的三苗有着不可切割的关系。

  那么在江西,还能找到三苗的遗存吗?在江西省境内,自汉、唐以来,就有很多以危为姓的人家,根据历代学者的考证,他们都是苗族的后裔。东汉学者王符所著的《潜夫论》上也说:“危氏,三苗之后”。

  这是怎么回事呢?根据专家研究,这还得从三苗与尧舜禹的斗争说起。尧发兵征讨,战于丹水之浦。丹水流域,即河南西南部和河南浙川西、湖北交界的地方。三苗被打败后,首领驩兜被流放到崇山,三苗部分人众被流放到西北的三危山(“窜三苗于三危”《史记·五帝本纪》)。一般认为三危是地名,即现在的甘肃敦煌一带。

  三苗后裔遂以危为姓,称危姓。三苗氏后来虽然陆续搬迁到其他地方,并且先后以不同面目在历史上出现,但是,有许多苗族后裔仍然停留于老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因此,后来危姓的人士的主要聚居于江西一地,就很容易解释了。

  而江西的三苗裔危氏,经过长时期与汉人在生活上的打成一片,到了唐朝末年,便开始与汉人分庭抗礼,纷纷在各方面出人头地。在后梁和吴越的朝廷上扬名亲的危全讽、危存昌兄弟,以及危存昌之子危德昭,便是最为显著的例子。

  宋代的靖康年间,徽、钦二帝被金兵北虏,江西光泽地方发生了一件十分感人的事,就是有一位叫作危翁一的老樵夫,竟然在痛哭了3天3夜之后身亡。元末明初,江西在我国学术界又出现赫赫声名的危素。

  或许,经过数千年的流传变化,原本立足于江西等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三苗氏,其血脉已经扩展到全国各地了。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

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