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澶渊之盟换来百年和平

2017-02-13 08:30:11 关键词:

公元1004年,宋辽两大帝国进行了一场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战争,澶渊之战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场重要战役,战争之后签订的盟约结束了唐朝以来百余年来的动乱局面。宋辽之间维持了120年的和平局面,这对于促进双方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以及民族的交流与融合十分有益。

宋辽战争烽火延续数十年

北 宋灭亡北汉后,为夺取幽云十六州,接连两次伐辽,但都以失败告终。高梁河一战,宋军溃不成军,赵光义本人中箭,躺卧在驴车上颠簸南逃。这一年是宋太宗太平 兴国四年(公元979年)。七年之后的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宋太宗赵光义重整旗鼓,再次北伐。此时,辽景宗已经去世,他的儿子隆绪(辽圣宗)继位, 年方十二,由承天太后摄政。承天太后便是现在戏剧和小说中最著名的萧太后。她既懂治道,又知军政,每次打仗都能披甲督战,所以官吏将士都肯听她的命令。那 时,总管军务的耶律休哥,是一个极能作战的人。于是,契丹达到了全盛时代。宋太宗虽以新兴的锐气,终不能在他们孤儿寡母的局面中得到胜利,连年用兵,只落 得精锐损失大半,勇将杨无敌(杨业的绰号)也战死了。


这两次惨败对于北宋君臣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统治集团中的一部分人产生了严重的恐辽情绪,赵光义本人也彻底死心,从此谈辽色变,再也不敢轻言收复幽云十六州。

由 于宋军精锐在两战中损失殆尽,北宋因此被迫由进攻转为防御。为此,在河北沿边的平原上,西起保州(今河北保定)西北,东至泥沽海口,北宋利用河渠塘泊,筑 堤储水,并设置堡寨,往来巡警,以防辽国骑兵奔冲。对于辽军的入侵,北宋实行消极防御,“但令坚壁清野,不许出兵,继不得已出兵,只许披城布阵,又临阵不 许相杀”。结果束缚了宋军手脚,置宋军于被动挨打境地。而辽军开始占据优势和主动地位,不断向北宋发起进攻。宋太宗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十一月,辽军 乘胜南下。耶律休哥率军在望都(今属河北)击败宋军,进屯滹沱河(自五台山流经真定,向北流入巨马河)北。辽军数万渡河进攻瀛洲(今河北河间),与宋军刘 廷让部在君子馆(今河间北)展开激战,宋军大败,死伤数万。宋太宗雍熙四年(公元987年)一月,辽军乘胜攻克深(今河北深县)、祁州(今河北安国),纵 兵大肆抢掠。宋太宗端拱元年(公元988年)辽军又大举南下,攻占了宋涿州、祁州、新乐(今河北新乐)等地。宋真宗咸平二年(公元999年)以后,辽继续 派兵深入宋霸、雄、贝、冀、邢、洺、深、滨、博、濮、青、淄、齐、潍及天雄、乾宁等10多个州郡,掳掠人畜财物,屠杀无辜百姓,损坏房屋庄稼,给河北、山 东一带的农民带来巨大的灾难。

宋 真宗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闰九月,辽圣宗及其母萧太后以索要周世宗收复的关南地为名,率大军南下伐宋。萧挞凛攻破遂城,生俘宋将王先知;力攻定州, 俘虏了宋朝云州观察使王继忠。由于辽军已直扑黄河沿边的澶州,威胁与之甚近的首都汴京,故宋廷朝野震动。宋真宗畏敌,欲迁都南逃,王钦若主张迁都升州(今 江苏南京),陈尧叟主张迁都益州(今四川成都)。而同平章事(宰相)寇准却佯装不知王陈二人之计,说:“谁为陛下画此策者,罪可诛也。今陛下神武,将臣协 和,若大驾亲征,贼自当遁去。不然,出奇以挠其谋,坚守以老其师,劳佚之势,我得胜算矣。奈何弃庙社欲幸楚、蜀远地,所在人心崩溃,贼乘势深入,天下可复 保邪?”宰相毕士安、大将高琼等人也反对南迁,原想一逃了之的宋真宗极不情愿地把南迁计划压了下来。为了防止提议逃到升州的王钦若再向宋真宗进言,寇准把 他调到边境上的大名县任职,并且不准他辞职。王钦若吓坏了,在军中整天闭着门,修斋念经,祷求上天保佑。

为 了催促宋真宗早日启程,寇准颇费一番心思。前线战事日趋紧急,急报一封接着一封发到朝廷,他故意将其扣留下来,先不让宋真宗知道,等积多了一并呈给宋真宗 看。宋真宗一见这么多急报,就慌了手脚,忙问该怎么办。寇准不紧不慢地说:“陛下是想尽快解决此事,还是想慢慢来?”宋真宗当然是想尽快解决。寇准趁势说 道,只要陛下御驾亲征,此事五日之内就能解决。无奈之下,宋真宗只得同意立即出征。此后,朝廷确定了亲征的相关事宜,安排雍王赵元份留守京城,宋真宗出发 亲征。

当时,辽军行至定州,两军出现相峙局面,北宋旧将王继忠乘机劝萧太后与宋朝讲 和。辽恐腹背受敌,提出和约,被宋真宗所拒绝。当年十一月,宋军在朔州大败辽军,位于岢岚的辽军因粮草不继而撤军。辽军主力集中于瀛洲(今河北河间)城 下,日夜不停攻城,宋军守将季延渥死守城池,激战十多天,辽军未能攻下。萧挞凛、萧观音奴二人率军攻克祁州,萧太后等人率军与之会合,合力进攻冀州、贝州 (今河北清河),宋廷则“诏督诸路兵及澶州戌卒会天雄军”。辽军攻克德清(今河南清丰),三面包围澶州,宋将李继隆死守澶州城门。

然 而,辽国南院大王萧挞凛恃勇,率数十轻骑在澶州城下巡视。他并不知道,宋军可怕的武器已经在恭候他的大驾。床子弩,也就是九头牛才能上弦的九牛弩,射程 2000余米的超级冷兵器霸王,正瞄准他的来路。当萧挞凛进入有效射程后,宋军大将张环(一说周文质)准确地射中了他的额头。这位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打败 了十几个部族和国家未逢敌手的名将、辽军的一根精神支柱,轰然倒在了黄河北岸的澶州北城下,辽军士气大大受挫。萧太后等人听闻萧挞凛死亡的消息痛哭不已, 为之“辍朝五日”。《辽史》记载:“将与宋战,(萧)挞凛中弩,我兵(辽兵)失倚,和议始定。或者天厌其乱,使南北之民休息者耶!”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

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