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隋炀帝杨广的嫔妃为何让李渊父子轮番蹂躏?

2017-03-10 06:39:42 关键词:

  “双飞”古时候指的是成对飞翔。三国时魏文帝曹丕在《清河作》一诗中说:“愿为晨风鸟,双飞翔北林。”唐朝大诗人李白在《双燕离》诗中也说:“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但也有的用此比喻夫妻情笃。《晋书·后妃传上·左贵嫔》中说:“惟帝与后,契阔在昔。比翼白屋,双飞紫阁。”清代言情小说《花月痕》第四十四回中也说:“比翼双飞,频伽并命;生既堪怜,死尤可敬。”而现在“双飞”已经成为一男两女同床共枕的代名词了。不过,由于外来语的进入,如今还有一个新鲜而形象的网络名词,叫做3P。

纵观数千年的古代史,玩“双飞”的高手可谓是大有人在。但高手中的高手无疑是唐高祖李渊与李建成父子二人。他们不仅喜欢玩“双飞”,而且玩的都是相同的两个女人。时任隋朝太原留守的李渊不仅给他的姨表兄弟隋炀帝杨广一次性的戴上了两顶绿帽子;而当时身为太子的李建成,随后又一次性的给其父李渊戴上了两顶绿帽子。李氏父子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李渊是隋文帝独孤皇后的外甥,隋炀帝杨广的姨表兄弟,七岁即袭唐国公,后为太原留守,可谓是高官显爵,位高权重。那么,他为何要在太原起兵反隋呢?究其原因,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因为自己与两个女人同床共枕的“一夜风流”。

  说起来,李渊的“一夜风流”开始并非自愿,他是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儿子李世民为他设下的美人计陷阱的。然而尽管如此,这次不自觉的“一夜风流”不仅成为一代枭雄李渊的风流实证,更重要的是,成为李渊举旗造反的起点和动力。

  据《新唐书》记载,高祖子世民知隋必亡,阴结豪杰,招纳亡命,与晋阳令刘文静谋举大事。计已决,而高祖未之知,欲以情告,惧不见听。高祖留守太原,领晋阳宫监,而所善客裴寂为副监,世民阴与寂谋,寂因选晋阳宫人私侍高祖。高祖过寂饮酒,酒酣从容,寂具以大事告之,高祖大惊。这段史料清楚记录了李渊起兵反隋的前奏曲,那就是李渊曾与晋阳宫人的“一夜风流。而晋阳宫人就是他姨表兄弟隋炀帝杨广的嫔妃,李渊与晋阳宫人有染无疑是一次未被炒作起来的“晋阳门”事件。

  其时,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农民起义风起云涌,隋朝江山行将瓦解,时任晋阳令的刘文静与李世民一起探讨天下形势,刘劝李世民趁隋炀帝沉湎酒色,天下大乱之时举兵入关,李世民业也早有此意,二人一拍即合,决定说服李渊起兵造反。但是李渊因为自己与杨广有姨表兄弟之亲,却不以为然。刘文静便与李世民商量了一个计策,找到宫监裴寂要他负责实施。这个计策就是由儿子李世民设下的让其父李渊不得不起兵的“一夜风流”的美人计。

宫监裴寂是管理行宫的官吏,也是李渊的副手,与李渊情同手足。裴寂也早有造反之意,于是便假借公务之便,在隋炀帝的晋阳行宫内设宴邀请李渊。李渊不知就里,便来到行宫,兴高采烈地与裴寂一边说话聊天,一边推杯换盏,不知不觉间已酩酊大醉。裴寂便安排宫女唱歌跳舞并频频向李渊敬酒,畅饮至深夜,李渊早已醉不成行。于是裴寂又安排两个绝色的晋阳宫女扶李渊去上床休息,李渊便在酒醉之后稀里糊涂地与他的姨表兄弟的这两个美人上了床,玩起来一场游龙戏凤“双飞”的激情戏码。

  其实,这两个美人便是晋阳宫内尹、张二妃。大业十一年,即公元615年,隋炀帝北巡路过晋阳,修建了晋阳行宫。宫中设有正副宫监各一人,以管理晋阳宫的事务。当时晋阳地方官吏为了向隋炀帝献媚,在晋阳地区挑选美女,供他淫乐。尹、张二位美女就是在那时被选入宫中的。隋炀帝拥有美女无数,他在晋阳宫中只停留了几天,临走时抛下这两位美人长守深宫。   

  这裴寂本是晋阳宫副监,平时又与二妃有所往来。因此,他将这“二凤拥一龙”的计策一说,立即得到长年苦守深宫的二妃欣然响应。当时,酒宴之上,裴寂与李渊二人相对酌饮,畅谈旧事。李渊不胜酒力,裴寂又是有意灌他,李渊便有了几分醉意。这时,忽然门帘掀动,环佩声响,李渊定睛一看,只见走进两个美人,生得佳丽俊俏,宛如出水芙蓉,娇嫩无比。两个美人婷婷袅袅,走近席前,向李渊俯身行礼,李渊慌忙答礼不迭,被重新按回座位。裴寂指引两位美人,分坐李渊左右,重行劝酒。李渊已酒醉糊涂,也不问其来历,美人在侧,更添酒兴,转瞬间,又有几大杯下肚,把个李渊喝得酩酊大醉,由两位美人扶到宫中睡下。

  当天夜晚,在两位美人的服侍下,李渊醉卧晋阳宫。一是李渊酒意正浓,二是有美人当前,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方才醒来。恍惚之间,李渊只觉得一股异香扑鼻,似兰非兰,似麝非麝。不由得揉开双眼,左右一瞧,竟有两个裸体美人躺在身边,便询问她们的姓名。当他得知这两个美女就是晋阳宫的尹、张二妃之时,顿时吓得脸色煞白,魂飞魄散。李渊急急跑出行宫,正遇裴寂走来,便一把拉住他责问,为何加害自己?可是裴寂此时却假装正色斥责李渊,说他趁皇上不在晋阳行宫,居然跑进宫中坐龙椅,睡龙床,还淫污皇上嫔妃,这是可灭九族的欺君之罪。

  李渊一听不由感到祸闯大了,便向裴寂求情,裴寂看到时机已到,便劝他起兵造反,这样一可免除这灭九族的大祸,二可得到大隋江山。李渊对起兵造反虽有犹豫,但眼前的滔天大祸,使他最终还是决定起兵反隋。公元617年,即大业十三年五月,李渊决定起兵造反。他一面遣刘文静出使突厥,请求始毕可汗派兵马相助,一面召募军队,并于七月率师南下。此时瓦岗军在李密领导下与困守洛阳的王世充激战方酣,李渊乘隙进取关中。

  当年十一月,李渊率军攻拔长安,在关中站稳了脚跟。李渊入长安后,立炀帝孙代王侑为隋恭帝,改元义宁,并遥尊炀帝为太上皇;又以杨侑名义自加假黄钺、使持节、大都督内外诸军事、尚书令、大丞相,进封唐王,综理万机。次年五月,李渊称帝,改国号唐,定都长安。不久唐统一了全国,开创了大唐王朝近三百年的基业。大唐王朝的建立和兴旺,李世民可谓功不可没,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样一个曾经是历史上最为鼎盛的一个王朝的建立,竟然是儿子对父亲使的一个“一夜风流”的美人计逼出来的!

 李渊坐上了大唐王朝开国皇帝之后,加封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并把杨广留在晋阳宫的尹、张二妃接到京城,分别册封为尹德妃和张婕妤,重续前缘,再度风流。然而,让李渊始料不及的是,其子李建成早就对尹、张二妃垂涎三尺,也想如其父一样,与二女同床共枕,品尝一次“双飞”激情戏的滋味。

  其时,李建成趁李渊经常出外巡狩的机会,到父皇的后过宫来偷香窃玉。原来,李渊为唐宫立下规矩,皇子一生下地来,就交奶妈抚育照管教养。直到十岁时,才送交到世子府教礼读书,非奉诏传唤不得擅自入宫。李渊共生有二十二子,窦皇后生的长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三子李玄霸、四子李元吉,除李玄霸幼年死难外,其余都封王建府。但是李建成却自恃是当朝太子,经常没有奉诏就随意出入于禁宫之中。

  这尹德妃与张婕妤离开晋阳宫来到长安,虽得以双双侍奉李渊于枕席之间,但无奈李渊自登了大唐皇帝大位以后,年已过半百,精力渐渐不支,而后宫的新宠却一天多似一天,而尹、张二妃的地位虽高,但雨露之恩却一日少似一日。加上近年来李渊又经常外出到各处巡游,而每次出巡只把几个新宠的妃嫔带在身旁,其余的一概丢在宫中。尹、张二妃此时正在花盛之年,再次感受长门寂寞的煎熬,对月月长吁,看花花洒泪。而正当此时,李建成正想到后宫偷香窃玉,三人一拍即合。从此李建成常常进宫来,或左拥右抱,放浪形骸;或同床共枕,一夜双飞,极尽人间风流。

  说起来尹、张二妃私通太子,除贪情恣欲外,还另有一番心思。尹德妃儿子李元亨被封作酆悼王,外任金州刺史;张婕妤的儿子李元方被封作周王,开府在京中。两人无不年幼软弱,、尹、张二妃深怕唐高祖李渊驾崩后,她们的儿子受他人的欺负,因此结欢太子,就是期望将来太子登上皇帝大位后,能够照顾好这两位同父异母的皇弟。

  当然,李建成蓄意勾引尹、张二妃,除了一样的贪情恣欲外,也是另有一层深意的。一方面由于李世民在反隋开国上功劳远大于李建成,而李世民仅被册封为秦王,李建成却成为大唐皇帝的法定接班人,因此,朝野上下对此颇有微词。另一方面,李建成狂放自傲、纵情声色的不端行为,饱受朝野上下的诟病,许多大臣都要上本要求废掉太子。如今要保全自己的太子名位,非得有人在父皇身边吹耳边风不可。而尹、张二妃正是完成此等大任的最佳人选。

  对于尹、张二妃来说,保住了他这个太子的名位,就是保住了自己儿子的禄位,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地替他出力呢?而对于自己来说,既能享受尹、张二妃玉软香温的“双飞”床戏的滋味,更能保住自己的太子名位,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在尹、张二妃的耳边风经常劲吹下,李渊就打消了曾经准备废太子的念头。然而,让李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次子李世民在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即公元626年7月2日,发动了玄武门政变,除掉了李建成。李建成不仅没有保住太子的名位,反而死于非命玄武门之变中死于非命。这也是李建成万万没有想到的。有的野史还说,李建成死后,他的最漂亮的妃子也被李世民收入后宫。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李建成就成了历史上最倒霉最悲惨的皇太子了。

历史解密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