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首页 > 唐朝人物 > 太平公主
图片 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唐朝公主

太平公主(约665年-713年8月1日),为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小女儿,唐中宗和唐睿宗的妹妹,也是安定思公主的妹妹,生平极受父母兄长尤其是其母武则天的宠爱,权倾一时。史书没有记载太平公主的名字 ,现有人根据《全唐文·代皇太子上食表》一文认为她的本名是李令月。

713年因涉嫌谋反,被唐玄宗发兵擒获,赐死于家中。太平公主死后,唐玄宗的政权宣告稳定,开启了开元之治,也结束了从626年玄武门之变九十年以来,首都多次兵变的现象。

更多详情+
要知道,唐太宗不会叫自己唐太宗,皇帝没法子叫出自己的庙号。武则天很有一些不同,她成为了中国唯一的女皇帝,但她没有庙号,不能按照过世君王的规格接受天下人的祭拜。在旧社会,基本也不能按照帝王的规格进入史书。原因无它,男权社会耳。    但有趣的是,当武则天爱臣狄仁杰推荐提拔的重臣张柬之会同禁军逼宫,让当时患重病的老太太退位后,再次当上皇帝的李显,为他母亲上了一个尊号——则天大圣皇帝。老太太将挂之前... 【查看更多】
  在唐朝,自从武则天以女子的身份登临帝位后,那些有野心后继者可谓连绵不绝。但她们却没有一位成功的,今天,小编就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东施效颦的五位女子吧。  一、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作为武则天与皇帝李治的小女儿,自小便宠爱有加,被称为“几乎拥有天下的公主”。从小便骄横跋扈,也许是继承了武则天强势而又机智的性格,长大后的太平公主为人争强好胜,聪慧过人,但又权利欲极强,可以说是权倾朝野,想要同武则天一样做女... 【查看更多】
  太平公主姓李,没有名字留下来。这不独是太平公主,唐代的公主包括皇后都没有名字留下。比如唐太宗的皇后长孙氏,历来是“皇后”的典范,但她也没有名字。武则天如果不当皇帝,也没有名字,当了皇帝之后,才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武”。  顺便说一句,现在称“武”为“武则天”其实是不伦不类的。因为“则天”只是武氏的尊号,可以叫“则天皇帝”“则天皇后”,但不能叫“武则天”。这就好像一般不称唐太宗皇后为“长孙文德”一样。不过约定俗... 【查看更多】
  薛绍(663—689年)河东汾阴人,父薛瓘,母为唐太宗和长孙皇后女城阳公主,城阳公主为唐高宗李治的同母妹妹。  薛绍出生高贵,母亲为唐太宗与长孙皇后女城阳公主,父亲卫尉卿薛怀昱之子薛瓘。  母亲城阳公主为唐太宗爱女,唐太宗在城阳公主出降薛瓘之前,特地命人为女儿婚事占卜,卜婚的结果是城阳公主的婚事宜在白天举行,太宗决定依卜而行。但是此举遭到马周的极力阻止,因为婚礼自古就是于傍晚举行,改为白天违背礼制,太... 【查看更多】
  薛绍的死亡一直都是扎在太平心尖上的刀锋,当初昆仑奴面具下的怦然邂逅,让太平把毕生的爱恋全盘付诸在了那张叫人魂牵梦萦的面孔之上,她说过薛绍就是所谓的天上人间,不管前世来生如何,这辈子她只爱着薛绍。薛绍死去,爱情的灰烬终是烧毁了属于她的全部;太平活着,一度被撕裂的悔恨再次点燃了象征着爱情的鸦片,终是使得这个悲情女人被沾染上了惨烈的毒瘾。  太平怀揣着一个皇族后裔的自尊和骄傲,将自己的爱埋葬在了一个... 【查看更多】
  太平公主的私生活比较混乱,为市井留下了无数谈资。其实太平与第一任丈夫结婚后还是个很规矩的妇女,那个时候父王还在世。太平公主害怕父王与她婆婆的威严,不敢做出过分的事。薛绍丰神俊逸,颇有文采,公主对这桩婚事很满意。  可当她在嫁给第二任丈夫之后,她不安分的本性渐渐显露出来。她的后夫根本就没法与前任相比,他性格软弱,容貌丑陋,她为自己嫁了一个这样的人感到很委屈。这个时候她的父亲也去世了,她的母亲在不... 【查看更多】
  太平公主作为武则天与唐高宗的小女儿,一生下来就受到无尽的尊宠,太平公主是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她一生参与了三次大的政治斗争,并且卷入的程度一次比一次深,起的作用也一次比一次大。  早在武则天执政时期,太平公主就常常“预谋议”,但武则天没有允许她公开从政。武则天晚期,为了除掉给她制造了很多麻烦的男宠薛怀义,曾让太平公主帮过忙。《旧唐书·薛怀义传》说武则天“令太平公主择膂力妇人数十,密防... 【查看更多】
  看了无数遍《大明宫词》,始终只喜欢年少时的太平公主揭下薛绍面具时的场景;看了很多周讯的电影和电视,留在记忆中的永远是年少的太平公主那孩子气的天真和情窦初开的少女情怀。  这一辈子,有些人遇到想遇到的人是恩赐,有些人的遇见则是一种罪孽。只是年少的太平公主用手揭下那昆仑奴面具时,她怎知冥冥中上天无情的注定她是后一种人。  她若选择另一个日子遛出宫门,或者她尽管选择在元宵节遛出了宫,却没有跑到那条街... 【查看更多】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又何事秋风悲画扇。又何须以那穿肠的痛楚结束你的性命,我存于世间的意义。我们,将至却终未至的幸福。  你竖起的,长相守的墓碑,将你封于阴暗,又将我置于滂沱大雨中忍受冲刷。要命的是,你并不打算陪我。  于是,我苟存于世,在那之后的三十余年,仅是为了成全我,作为大唐公主须尽的责任,一个镇国公主的责任。  倘若不是那一年我初初走出皇城,在那熙熙攘攘的灯火之间迷失了归途,跟失了来时... 【查看更多】

相关 资讯